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smides]一天



五月的最后一个周一,清晨还微凉。雨后的草坪,露珠挂在草间,被阳光投射出流动的光彩。Desmond坐在中间排的白色折叠椅上,军礼服穿在他身上有些空荡,大病一场,他瘦了太多。“小伙子,你是哪个部队的?”一个老兵眯着眼睛临近他坐下,有些惊诧地看向他左胸的勋章。Desmond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干净的下巴,哪里还是什么小伙子。

军功不骗人。这个瘦弱的小子看上去风一吹就能倒,但左边胸口却实打实的挂满了一片荣誉。“77师。“Desmond的声音很轻,”307步兵团。“那老兵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凑近了看他,“冲绳?那可是硬仗啊,你可真不像。“随后他可能觉得失礼,毕竟这是自己的战友,“能活着站到这儿缅怀逝者,你肯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我是第一步兵师的,打仗时候眼睛受了伤,看不清楚了。“老兵说的云淡风轻,仿佛眼睛看不清和胸口的那些勋章一样,都是不重要的小事情。

“关于您的眼睛,很遗憾。”Desmond眼里的真诚,老兵无从体会。“我以为77师的兵,得是像那家伙那样的。“老兵不想谈眼睛的事情,冲一旁挑挑眉。逆光站着的士兵模样看不真切,但兵人一样的体魄确实更符合威武之师的样子。Smitty正跟轮椅上的Hollywood说话,感受到Desmond的目光,冲这边挥挥手。“他确实很棒。”Desmond向他点头,示意自己没事。

有人过来跟老兵打招呼,正巧Howell中尉也过来找Desmond。Howell留在了部队里,那里是更适合他的地方。“怎么样?身体好了没?”Howell看着Desmond突出的颧骨,直皱眉。“好了,医生说我这次算是彻底没问题了,下月我就开始在医院上班了。”Desmond冲他开心地笑笑,终于能穿上白衣了啊,因为学历问题他只能作为一个护士,但对于他来说,能救死扶伤就足够了。

“你居然病着去考了从业资格?”Howell一下就抓住了重点,“我就说那家伙是个蠢蛋吧!这都管不住你!”他冲Smitty挥挥拳头,当年手下的小列兵就推着战友颠颠地跑了过来。站定后,Smitty立正冲Howell敬了个军礼,露出两排亮白的牙齿。Hollywood也坐在轮椅上扬起手,手掌精准地停在太阳穴边,“头儿!”“你们两个浑小子!”Howell想要板起脸,嘴角却抑制不住地向上翘。

“Desmond,快让我看看,我还没见过真的荣誉勋章呢。”Hollywood的笑容灿烂,一如当年初入军营的时候。Desmond摘下船帽,取下颈上的绶带,递给战友。“嘿,宝贝儿,看这雄鹰!“小个子的演技依然浮夸,他用手抚过雄鹰脚下的刻字,“VALOR,你当之无愧。”“别这么说。”Desmond被他夸的脸都红了,“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咱们团每一个人,都值得这枚勋章。“他低头看看Hollywood的腿,觉得自己做的还是不够。

“我可不想去坐牢。”Hollywood笑着递回了勋章,“这玩意只能戴在你的小细脖子上,老子的命可都在里头呢。”“跟谁老子呢你?!”Howell在他头顶敲了一记,“他说的对,Desmond,你当之无愧。“从岭上下来之后,这些硬汉没有过多的用言语表达感谢,但把一切都记在心里。反而是Desmond一遍遍的感谢上帝,也感谢smitty留在自己的身边。

“没错,Des,你当之无愧。”Smitty弯下腰和他平视,一双蓝眼睛溢满了深情。“差不多点,蠢蛋,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Howell觉得心累,这帮家伙明明都退伍了,却还是让人不省心。“上台讲话真的没问题么?”Smitty站在Desmond身后帮他捏肩膀,生怕他累着。“没问题的,我已经好了。“公众场合,不能有更多的动作,Desmond只是借回头看他的机会用脸颊蹭过肩上的手背,“我已经好了Smitty,你不用总是这么小心。”

“对你,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Smitty在战后就像开了挂,情话信手拈来。Desmond的抵抗力也越来越高,不再是一句话就羞涩地红了脸,他回过身看向爱人,一双暖棕色的大眼睛里闪着暖光,“Smitty,我有没有说过,感谢上帝,把你带回我身边。“”你有说过,你每天都有说。“Smitty看向他的眼神里,像是有一泓清亮的溪水,“我也是。”Desmond站起身,Smitty向前一步跟他并肩。两个人步调一致地走到了前排。

刚才跟Desmond聊过天的老兵,正跟自己的战友交谈,说起今天纪念活动的致辞人。战友说就是刚才坐在你旁边的那个啊,钢锯岭上的传奇小军医。“就是他么?”老兵想起模糊的影像里,仿佛是有一块勋表高过了其他所有的勋章,“看上去很温和的一个人啊。”“所以才能救那么多人。”战友感慨。“也是77师的人做得好。”那老兵眯着眼睛,想把那一双背影看清楚些,“军医是宝贵财产,他们守住了。”说完,他冲着Desmond的方向敬了个军礼。在满是杀戮的战场,救赎者本就值得敬重。

准备发言的Desmond坐好后,Smitty才退回到战友们身边。典礼开始,他遥遥地看着那个纤瘦的身影走上主席台,向众人致意并开始讲话。Desmond的声音不大,即使通过扬声器的传递也不会有侵略性,但他软糯的声音里满是力量。“感谢你的上帝,把你带回我身边。”Smitty在心里默念,嘴角微微扬起。

纪念活动结束,他们没有参加餐会,只是和自己连队的战友们一起吃了简餐。Desmond不碰酒,Smitty就也很久不曾喝过。战友重逢,难免喝两杯,但他心有挂念,自然懂得克制。他们住的酒店离小酒馆并不远,跟大家道别后,两个人都把外套挂在手臂上,手里捏着帽子,并肩悠闲地走着。“Des?”Smitty解开衬衫顶端的风纪扣,冲着Desmond傻笑。“你喝多了。”Desmond只是把勋章收进了口袋里,连领带都不曾解。“没有!不信你闻闻。”Smitty说着就要往上凑。“别闹,大街上呢。”Desmond嗔怪地轻推他一把,Smitty居然晃了两步。Desmond赶紧凑过去扶他,却被人圈在怀里,拖进两家店间的过道里。

一个深深的吻和紧紧的拥抱。Desmond自然不会放任爱人在外面胡闹,但他按住Smitty不安分的手时,也凑过去主动在金发男子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吻。“咱们回去吧?”声音轻柔而不容置疑。“好。”Smitty又在Desmond唇角狠啄了一口,才深吸两口气,把外套抱在身前。剩下的两百米路,对于Smitty来说显得异常远,他想要握住爱人的手,揽住爱人的肩,吻住爱人的唇……但事实上他只能抱紧怀里的衣服。

落日把天空染成一片暖暖的红色,晚霞映衬下,石板路上的两道影子紧紧挨着,闪着甜蜜的微光。

Fin
未捉虫的Memorial Day一日流水账,都不知道写了什么。写这个段子是因为听到两个老大哥聊天:“你们卫戍区的细皮嫩肉,我们野战部队可比不了”。曾经的御林军和小炮兵啊,怎么转业后就把自己养成这样了呢……反正我想象中的这些退伍军人,特殊活动时候穿上军装,就还是昔日风采!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