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Smides]SERENADE



金发的少年,比同龄孩子高些也壮些,脸上干干净净,手指关节处却有细小的伤口。“叫什么?”老管家站得笔直。“Smitty。”声音够响亮。管家不着痕迹地看着,男孩子一脸坦然,只是右手攥成拳又放开,只一下,就透了底,对于能不能留在Doss家里,他还是在乎。

年轻的仆人引着少年熟悉大宅里的路线,后院并没有名贵花木,庭院一角,一株有些年头的山楂树,花开得正好。被雨水打过的小白花看上去楚楚可怜,然娇态却比不上树下少年的侧影一分一毫。

“那就是大少爷?”Smitty在街上大声惯了,一开口就引得少年转过头来。其实距离并不近,Smitty甚至看不清那个锦衣少年的眉目,却一眼看到落在他鬓发间的花瓣。“那是二少爷。”引路人的声音压得极低,只要不被听到就好了,那样少爷就不知道自己多嘴。

二少爷?传说中的Doss家的瞎子?原来他闭着眼睛并不是在沉思么。“谁在那儿?”那声音软糯得像是涂在司康中间的奶油,尤其是尾音处的一挑,更让人觉得熨帖,哪怕声音里的尖刻和严厉都很明显。“Desmond少爷,我是前院的Peter,家里来了新人。”引路的下人毕恭毕敬,带着Smitty上前行礼。

走近了,Smitty才发现这少年有多好看,浓密而精致的眉,挺翘的鼻,和丰盈鲜润的唇......他闭着眼睛,睿智而庄严。多年后,Smitty仍庆幸自己没有见过Desmond眼疾之前的样子,他觉得这样闭着眼睛的Des,就是完美。他不需要知道他美目盼兮的娇俏样子,他的Des,就是最好的。

这样一个少年,居然是眼盲的。当年的Smitty,把所有的惊讶都写在脸上,幸亏Desmond看不见,否则定有一场风波。简单的问答,Smitty声音里的镇定和疏离给那少年留下了浅浅的印象,没有巴结也没有怜悯,挺好的。

“少爷每周去学琴的时候,都需要人陪同,将来你也需要去的。”Peter带他来到佣人住宿的房间,简单却干净,难得的是并不潮湿。“陪同?”Smitty表示不解,这种少爷不都应该是坐车的么,而且肯定有自己的专属男仆啊。“少爷平日的起居都是女仆照料的。”Peter帮他一起铺好床单,“而且少爷不爱坐车,也不爱走大道,只喜欢走那条林间小道。”

真是个奇怪的瞎子,Smitty想。不过随即就把这位奇怪的小少爷抛在脑后,进入新的环境,他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他不再是那个过了今天没明天的街头小霸王了。

睡前,Smitty回想起婶婶告诉自己的事情。

Doss家,其实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好歹算是名声干净的小镇显赫人家。所以当年公爵落难时,才会把最心爱的小女儿下嫁于此。夫人从小学的是琴棋书画,看的是虚情假意,娇花一般的年纪本来正该日日在酒会消磨时光物色佳婿,没想到突然嫁了个粗人。从最初的抵死不从,到公爵翻身后的不愿离去,自有一番故事。

两个少爷,大的稳重端庄,已经开始协助父亲打理家里的事务,而小的......据说Desmond少爷幼时极聪慧,长得漂亮性格又好,全家人宠爱有加。才八岁的时候,就展露出国际象棋的惊人天赋,夫人带他回去娘家,因为毫不费力地击败了十二岁的表哥,得了老公爵常年佩戴的怀表作为奖励。但也就是那次,小少爷突然就感染了眼疾,老公爵家死了表少爷的奶娘,夫人再也没有回过城里。

过了两年,人们再提起Doss家的小少爷,就都是因为他惊人的琴艺。镇子里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头,据说是很多世家都请不到的音乐家,他独居在小镇上,仍不妨碍有人驱车来学琴和求曲。老头说,Desmond是他教过的天赋最高的学生。小镇上有个小提琴神童的消息,就这么传了开去。老公爵家每年送到镇上的年礼,就又厚了几分。

但没人说过那男孩这么漂亮啊。睡着之前,Smitty迷迷糊糊地想。


tbc
等人的胡乱开头,名字随便抓的,就,《春琴抄》AU哈。哈哈,代沟终于体现出来了,因为那张躺着的小神父,我激动地说起,她们一个两个都没看过~

评论(2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