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混同]顾顺其人

我可能就是想夹带私货说说我的过气CP们而已,其实没啥咕咚……tag不妥的话我删哈!

就是老中青三代闲聊天,老:陆军(《士兵突击》)袁哲、中:警察(《湄公河行动》)方糕、青:海军(《红海行动》)咕咚。没有空军是因为炊事班里真没有我萌的啊~

设定是老(?)一辈吴哲和高云(舰长)是同学,高城和顾顺的父亲是发小儿,中年组高刚是高云亲弟弟,青年人顾顺和方新武算是发小儿。

 

 

 

“高城让你帮他打听个人。”袁朗到家很晚了,却看到吴哲还开着电脑在工作,走过去在腮边偷一个吻。

 

“老实人也学会挤兑人了?他层面可比咱们高。”吴哲摘下眼镜揉揉眉心,一代光电硕士,英年老花。

 

“还真不是陆军的,海军,在你老同学麾下。”袁朗走过去给他捏肩膀,位置准确、力道适宜,一看就是熟练工种。

 

“我同学?哪个?”吴哲的同学,留在海军的也不是很多,脑中突然闪过一个身影。

 

“就联合演习一起喝过酒的那个,‘姓高名云字步蟾,何须马革裹尸还’那个。”袁朗笑的时候,眼里总带着促狭和得意,就像是那一年撩动吴哲一颗平常心的无良中校。

 

“你们这些陆军兵油子,我就说过一回怕他性子太硬学了刘步蟾。”吴哲轻笑,那个把“马革裹尸”当口头禅的老同学啊,也是有日子没联系了。

 

“高云,我吴哲。”这年头用座机通话的人不多了,这些常年生活在手机没信号的地方的人就是例外。

 

“嗯嗯,得机会一起吃饭。”高云酒量差,袁朗更差,禁酒令简直是这两人的福音,就是委屈了高城和成才这些千杯不醉的。

 

“那孩子挺好的,高云说是可造之材,就是脾气倔点,所以给了杨锐。”听到吴哲提起杨锐,袁朗挑挑眉,那个看到吴哲就两眼放光的迷弟,号称在军校就想成为学长这样的人。

 

“脾气倔啊,那得给配个软和的观察员吧。”杨锐这家伙,带倔脾气孩子绝对合适,用高云的话说,都是上阵杀敌的上尉了,还一脸的“老班长”。

 

“说是也倔得很。”吴哲想起刚才老同学那个得意又烦躁的语气,“好像顾顺对人家还有点旁的心思。”

 

“女孩子?”陆军就有杰出的女狙击手,而且脾气都是又臭又硬。袁朗脱了外套,把吴哲拖到沙发上聊天。

 

“不是。”吴哲眉目敛了敛,高城家的世交,想必不太好办,“幸亏是个倔的。”

 

 

 

 

 


“你哥在海军啊?”年轻的男人解下围裙,把最后一盘菜摆上了桌。

 “对。”年长的那位往小酒盅里倒上酒,特别老大爷那种小酒盅。

“我有个发小儿也在海军。”那大男孩脸上有疤,但笑起来依然灿烂得像是带着阳光。

“你的发小儿?”那“老大爷”咂摸一口小酒儿,“想必也不是省心的。”

“他可比我乖,”年轻人笑着往那人嘴里塞一口自己炒的菜,“好不好吃?他叫顾顺。”

 

 

“诶,不对啊,你不南方人么,为什么叫顾顺发小儿?”吃饱喝足的”老大爷”端着茶叶缸子在屋里眼前花似的走柳儿,生活安逸得让他这么长时间才发现细节上的不对劲。

 

“顾顺说的啊,他转学来的时候,京腔可打眼了,好多人逗他说话。”年轻人洗好了碗,边走边在衣服上蹭手,被瞪了一眼也毫不在意,“我当时就跟他说,哥哥罩着你。”

 

“看把你能的,多大啊你当时?”年长的那个在圈椅上坐下,放下茶杯笑着看那得瑟的青年,眉眼弯弯的,一个黑糙汉子,愣是让人觉得莫名有几分可爱。

 

“高刚你别看不起人啊,我那时候都六年级了!”年轻人放着好好的椅子和沙发不坐,愣是挤上了那把圈椅,又觉得并排坐着不舒服,干脆一抬腿跨坐到那人背后,这回高刚坐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圈椅了,被这粘人的小子牢牢圈在怀里。

 

“方新武你好好的,别闹。”高刚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随他去了,“六年级啊,你六年级的时候我都快参加工作了。”年龄差这事是方新武逆鳞,一戳就爆。

 

“你不就比我大几岁么?老提它干嘛!”方新武在高刚脖子上咬一口,劲儿不小,“老大爷”直嘬牙花子。

 

“你这个小弟是北京人。”高刚由着方新武在自己颈项间亲亲蹭蹭,完全是饲养大型犬的路数,“怎么先去了西南,又入了海军啊。”

 

“他算是个红三代,他爸去我们那是镀金,他去海军是跟家里闹气。”远离庇护自己飞,算是个硬气的小少爷,“他家就海军没人,没想到他愣是自己折腾出个‘王牌狙击手’来。是不是乖孩子?叛逆的方式也就是去当个兵。”

 

“狙击手?不容易啊。”高刚是个内行,不用多说就知道方新武这个朋友是有真本事,“我好像听高云提起过,有两个年轻狙击手都不错。”

 

“你们也聊天啊?”方新武趴在他肩上笑,他看过这哥俩的合影,一个上山一个下海,脸都比炭还黑,偏还都不苟言笑,他一直以为俩人是靠脑电波交流的。

 

 “别笑了,别笑了。”高刚在方新武头上轻拍一记,“好不容易跟之前的朋友恢复联系了,得空约人家喝喝酒,别老一个人在家赖着。”方新武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如今跟自己住在北京一切重头开始,高刚总怕屈了他。

 

“现役军人不让喝酒。”方新武在他脸上亲一下,不过瘾,又亲一下。

 

“见见面也是好的。”高刚没多说,只是把手覆上方新武那只受伤的右手,坑洼不平的触感却让他莫名心安,是真的死里逃生,不是梦里那个初见时模样的青年了。

 

“他放假得陪他对象,才没空理我。”方新武把“对象”俩字咬得重重的,手上把人圈的更紧了,显然是受过狗粮袭击的人。

 

“地方上的?”只要不当着人胡闹,高刚一般都纵着方新武。

 

“他战友。”方新武已经把手伸进高刚衣服下摆了,“跟哥哥我一样,那小子也喜欢比自己大的,他说他对象比他大六岁。”

 

“诶,你别闹……”高刚抓住他的手,却被方新武一个反擒拿攥住了手腕。

 

“你别老提别人。”方新武的声音里带着委屈和黏腻。

 

 

 

 

“我说你怎么这么烦人啊!出任务的时候不是看着挺正常的么。”李懂板着一张娃娃脸,心浮气躁,完全失了平日的冷静。

 

“哥哥我怎么了?”顾顺满不在乎地嚼着口香糖,继续围着李懂绕圈圈,“刚才打球的时候不是跟得挺紧的么你。”

 

“打‘人盯人’不跟着你还怎么防守,现在打完了。”顾顺离得近,李懂的手攥在湿哒哒的背心下摆,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

 

“你说完了就完了,刚才那么黏人,现在想甩开。没、完。”顾顺进队两个月,高冷炫酷屌炸天的人设全崩,本来就是少年兵王,在哪儿都是最小的耍宝那个。最近热衷学队长说话,“完、毕”,“散、会”,“遵、命”,惹得杨锐又气又笑。

 

“你起开,我要去洗澡。”怎么跟这货分一个宿舍,李懂觉得更热了,早就忘了带顾顺熟悉环境时候说的“需要磨合所以咱俩住一屋”,只想躲远一点,“再说,你是谁哥?”

 

李懂娃娃脸,顾顺看他第一眼就高兴了,终于自己不再是老小。时间紧、任务急,大家又看着新来的跩小子不大顺眼,没时间论资排辈称兄道弟,于是李懂就由着顾顺“哥”啊“哥”的占了俩礼拜便宜。回来一对年龄,李懂悔得肠子都青了,现在九零后都长这么高干嘛?

 

“那,哥。”顾顺倒是能屈能伸,蹭过去撞撞肩膀,一脸的乖巧,“哥你别走啊哥。”太跩了不行,太黏了也不行,长那么可爱却那么难追。

 

“哥你需要擦背不?”顾顺靠在门边嗷嗷,“哥你肥皂掉了吧?”拧了拧门,还真锁了,谨慎!

 

“闭嘴!”李懂觉得宿舍隔音真没那么好,顾顺喊的,搞不好有点耳背的副队长都能听到。

 

“那你开门,我在耳边儿小声跟你说。”顾顺锲而不舍。

 

“哐当”一声,也不知是什么掉了。门被一把拉开,李懂沉着一张脸,只穿一条短裤,脖子上挂着毛巾,头上挂着水珠。“逗我很有意思是不是?!”

 

“我没逗你。”顾顺看他真的生气了,表情里带了点委屈和小心翼翼,让李懂一下就觉得是不是自己太不识闹了。

 

“我,就是喜欢你。”

 

 

Fin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