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Smides]SERENADE 2



“等你有Doss家的少爷那么聪慧再偷懒吧!”和这句话一起甩到街上的,是一根手杖。疯老头气的狠了,那也终究没有扔琴弓,反而是就近抄起了椅边的手杖。有这样的邻居,每天都能免费听到优美的乐曲,也几乎每天都得忍受暴躁的怒吼。Smitty捡起手杖,推开虚掩的门,恭敬地叫一声“先生”。这可真不像他,但怎么说呢,粗人也可以欣赏和尊重艺术啊。


送少爷去学琴的路上,Smitty想起这段往事。这么看来,他虽然没见过Desmond,但却听过他拉琴。少有的,疯老头在教学间隙不咆哮的授课。Smitty靠在后巷的石墙上,静静地听着,可真美啊,要是自己也能拉出这样的曲子......思及此,他站起身来,拍拍裤子上的尘土,向市集的方向跑去。还是先填饱肚子实际些。


“嗯哼!”Desmond刻意扮出的威严或许可以唬到那些家生子,但对于从小混在街头的少年,根本不足为惧。“少爷。”变声期的少年,不大爱开口。“你不提醒我怎么走,这算什么带路?”Desmond喜静,出发前,不止一个人告诫过Smitty。听到这话,他挑眉看看身侧的小少爷。紧紧抿着的嘴唇和微微皱起的眉心,额角上一滴晶莹的汗珠,闪着微光。

自己走的太快了?Smitty不禁开始反省。Desmond的左手搭在Smitty的右手手腕上,隔着衣袖,虚虚地覆着,只有在路面不平的时候才会微微收紧,又在站稳后快速地松开。“有石头和坑的时候我会提醒您。”Smitty放缓了脚步,却并没有搀扶或者其他什么特别的照顾。两个半大的少年就这样在林间缓缓地走着,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散下来,给初春的阴冷小道带来暖意,枝头蹦跳的雀鸟,肆意地唱着歌。

“是什么?”Desmond的问题总是没头没尾,想到哪里就说,除了兄长,很少有人能一下接得住。“蓝冠山雀。”Smitty的回答简单明了。“哦。”Desmond得了答案就足够了,不再追问。两人又走了一会儿,Desmond突然开口,“下次可以带点吃的给它们。”“好。”Smitty正在想转到大路那里有一处不平坦的地方,接话的同时才明白小少爷是想要喂鸟。


老音乐家的房子不大,在客厅里也能闻到厨房里传来的饭香。应该是哈吉斯吧,Smitty皱皱鼻子,感受着空气里羊肉特有的暖香。然后他看到小少爷抬起右手嗅了嗅自己的袖口,只有学琴的时候,Desmond才会用香水,他和老师的饮食习惯实在太不一样了。

Desmond闭着眼,一派沉浸在音乐里的醉人模样,让人不禁想要随着他闭上眼睛,试试看这样会不会真的有什么不同。Smitty是这么想的,也就真的这么做了。全然的黑暗里,舒缓的琴声像是一串柔和的火花,闪着暖人的光。能拉出这样的乐曲,就算他平日里装得再严苛不近人情,又怎么会真的是刻薄的人呢。

老音乐家靠在椅背上,手指在茶杯拖上随着音乐滑动,流畅自然地来来回回,脸上带着真心的笑意。一偏头,正看到Smitty闭着眼睛摇头晃脑的样子,心头的不屑刚要腾起,却发现那个小随从并不是在作怪,他的每一次点头,都恰如其分。难怪最近都是这个Smitty跟着来,难得见Desmond对什么人上了心。


回去的路上,天色有点沉。“要下雨了少爷。”Smitty试探性的说一个陈述句。Desmond只是轻轻“嗯”了一声,默默加快了脚步。少年的脚力,终究是没有赶得上老天变脸的速度,初时仅是淅沥的雨点,五步以内,就细密得扑湿了脸。“这里。”Smitty握住Desmond的手腕,把他往路边拉了拉。Desmond顺着他用力的方向走,却险些因为碎石崴了脚。

眼看着雨大了起来,Smitty咬咬下唇,说了句“少爷小心”。Desmond愣了一下,就被人抱了起来。突然腾空的刺激对于眼盲者来说着实有点大,他下意识地抱紧Smitty的脖子,转瞬间就觉得不妥,但已经迟了。

“你......”Desmond斥责的话还没出口,觉得整个人往下坠了一下,手上只能抱得更紧。他能感觉到,Smitty这是抱着他蹲下了。“这里有个洞,但不够高。”Smitty把Desmond放在一块相对干净的石头上,自己则顺势坐在了他脚边。

大雨一下就拍了下来,夹杂着雷声,在狭小的空间里听到,就成了震耳的轰鸣。Smitty看到Desmond白皙修长的手指紧紧抓住衣服的下摆,他默默把腿伸直了一点,和自家小少爷的腿紧挨在一起。隐晦的安抚起到了很好的作用,Desmond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他扬起优美的脖颈,把头转向雨帘的方向。“这雨下得急,一会儿就会停的。”Smitty猜中了他的心思,又一次。

Desmond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方才若不是Smitty抱着他冲进山洞里,怕是现下他已经淋湿了,可让他对于下人的莽撞行为道谢,他又是不甘心的。他不说话,Smitty也不打扰他,两个人就坐在那里听雨,听着雨声从大到小、由急至缓。

“我先出去看看路。”腿边的热度突然撤去,Smitty站起身来的瞬间,Desmond才突然觉得这一场春日的雨,下得太急了。不多时候,Smitty回到洞口,“少爷,我背你回去吧。”小路上的泥土变得泥泞松软,Desmond看不到路,很容易出危险。

幸亏离Doss家的大宅已经不远了。Desmond伏在Smitty肩头,纤长的小腿在他身侧小幅地摇晃,想问自己会不会太重,却问不出口。“Smitty?”他第一次柔声喊了他的名字。“嗯?”精壮的少年额角挂着薄汗。“你叫我大哥,也是叫少爷的吧?”这没头没尾的一句,竟叫人听出一点委屈的意思。

“Desmond少爷?”当面叫出这个名字,Smitty觉得心头漾过不知名的颤动。

“嗯。”Desmond放在Smitty肩上的手欢快地紧了紧。

“到家了。”

tbc
懒癌患者冒个头,感谢阿骓太太的激励~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