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强风吹拂]你喜欢跑步么?

“学长,我真的可以么?我配速超过五分钟田径社也会接收我么?”凉太在全力冲刺五公里之后扶着栏杆狂吐了起来。
“可以。”阿走的声音没有起伏,如果是灰二哥在,肯定会亲切的拍着这个大一小学弟的背给他打气吧?可恶,自己果然不适合做一个社长。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正是他这种冷静的声音让小学弟很安心,因为那听上去不是安慰和鼓励,是真正的认可。
“跑的不错。”“来喝口水。”双胞胎从一边跑了过来,拍了拍凉太的后背。“谢谢学长!”凉太努力站直身子,但还是气喘吁吁,“我,跑的还是太慢了。”“不慢不慢,比王子那个笨蛋快多了。”城太叉腰笑了起来,抬头看向夕阳,像是看到了一段旧时光。“那家伙第一次全力5k跑了将近七分钟,但他坚持下来了,参加了驿传,还没丢脸。”城次干脆直接八卦了已经毕业的学长的配速。“将近七分钟?!”终点处休息的大一新人们沸腾了起来,这样的配速可以参加驿传?我们学校的田径社太了不起了!

“好了。”阿走整理好新入社成员的测试资料,“可以走了。”“社长,你这样看上去好严肃。”城次歪在椅子上,瘫成一个舒服的姿势。“少说废话,快走,他们在等了。”阿走不知道他是在夸自己还是在讽刺,反正双胞胎是吃灰二哥那一套的,自己的冷脸对他们们没用。
夏末的傍晚,一出门会觉得微凉。阿走看着旁边的双胞胎原地蹦了两下,扯了扯嘴角,就算成了别人的学长,他们俩还是这个样子。前年的箱根驿传像是一场梦,又仿佛就在昨天。“对了,阿走。”城太在他肩头推了一把,“留级大魔王向刻薄律师表白了你知道么?”“啊?”阿走一下子愣住了,那两个针锋相对的家伙么?但脑海中第一时间出现的“终于”两个字是怎么回事。“他们打了一架,后来就在一起了。”城次笑得像只狡猾的猫。“哦。”阿走低下头,加快了脚步。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惊讶和祝福好像都不对,他心头那个浅浅的影子慢慢清晰成一个轮廓。

他问自己喜欢跑步么然后把自己捡回竹青庄,他告诉自己不是“快”而是“强”,他用诡计把大家团结在一起,他拼尽全力跑了最后一棒……他一直在赞美阿走跑步的姿势状态和一切,可是阿走还想要更多。如果我不会跑步呢?有时候夜里醒来,阿走会翻来覆去的想这个问题。如果自己不会跑步呢?他还会湿着头发骑着自行车追自己两条街么?他看自己的眼神还会是那样亮亮的闪着光么?他还会在寒夜里站在窗边开解自己么?阿走觉得自己一定是有什么毛病了,他不时会嫉妒自己跑步的能力,哪怕那是自己生命里最重要一部分。
“人毕竟无法与别人共享速度与节奏,这一切只属于自己。”当初他跟灰二哥分享了这句体悟,他得到了赞许,但现在他有点儿后悔了。无数次,跑完拉伸的时候,当多巴胺带来的快感褪去,那个淡淡的影子都会在心头萦绕。泡沫轴滚过小腿的疼痛会刺在心上,他想象不了不能跑步是什么样的感受,那个人是如何坦然接受的呢?每一次的竹青庄聚会,他都会刻意躲得远远的,看着灰二哥对每一个人谈笑风生,仿佛一切如常。怎么可能像以前一样呢?一个那样热爱跑步的人,就这么接受了跛着一只脚走路,再也不能跑步的事实么?他为什么没有哭闹和不甘呢?他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抱着他宽慰的机会呢?

跟着两个蹦蹦跳跳的人一起走,很容易就越走越快了。远远的,就能看到竹青庄暖暖的灯光,窗上映出个瘦高纤细的人影,阿走一眼就认了出来,是灰二哥。为什么一个运动强度那么大的人骤停了一切活动,却没有发胖?他一定有很多心事吧。进了门,喧闹的氛围让人一下子热了起来,竹青庄现在的住户大多放假了,只有当年的十个人加一个不靠谱的教练,就像是回到了三年前的战前动员。互相拆台、斗酒斗嘴,大家都开心得不得了。到最后还清醒着的,不过就三两个人而已。老头看看双胞胎这间已经乱得不成样子的房间,摇摇头,拎着个酒瓶起身离开了。于是满是酒气的屋里除了鼾声和梦呓,就只剩阿走和灰二不咸不淡的交谈。
“灰二哥?”阿走站起来,微微摇晃了下,而后稳住。“嗯?”灰二的声音一片清明,明明喝的最多却毫不见醉意。“在大公司当教练,有意思么?”阿走跪坐到他身侧。“我们不是什么传统强队,不过看到这样一家普通公司也有那么多人热爱跑步,挺有意思的。”灰二微笑着,脸颊的一抹绯红让阿走想要伸手触碰。“你们的主将怎么样?”阿走攥紧了拳头,忍住不伸出手。“很快,不过他要转到别的公司去了。”灰二垂下眼,不愿多提。是很“快”不是很“强”,看来这个所谓的主将,不是能让灰二哥满意的人。“我明年,就要毕业了。”阿走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灰二的脸,“你们公司还招人么?”
灰二猛地抬起头,眼睛亮的惊人。他没有说你可以去更好更强的公司之类废话,只是眨眨眼:“你喜欢跑步么?”“喜欢。”阿走看进他的眼里,仿佛回到那个茫然无措的高三暑假。
两人相视一笑。来日方长啊,阿走想。

Fin

来自一个配速将近七分钟的废柴的一人圈自high,强推这本《强风吹拂》,好看~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