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加菲三兄弟]加菲烘焙屋 8



加菲烘焙屋1 加菲烘焙屋2 加菲烘焙屋 3 加菲烘焙屋 4 加菲烘焙屋 5 加菲烘焙屋 6 加菲烘焙屋 7

“我大哥说了,你运动量没我大,晚饭前不应该吃太多甜的,所以他就给你做了普通的维多利亚牛奶包。”Peter和Harry一起坐在他家车子宽大的后座,大马金刀地岔着腿,不停说这说那。“替我谢谢你大哥,不用每天都特意给我带吃的。”Harry想坐的离他近一点,可自小的教育让他只能正襟危坐。车子好,司机又开的稳,一路上连个借车辆摇晃蹭到腿的机会都不曾有。

“对了,Harry,我的睡姿不好,晚上不会把你踹下床吧?”Peter想当然的认为自己会住在好兄弟的房间。前头的司机大哥真想一个急刹把那呱噪的傻小子甩出去,你当奥斯本大宅没客房啊。“你不用......你不用担心,不一定是谁把谁踹下床呢。”Harry决定给自己家的客房们都想点别的用途。这下司机大哥真的差点急刹车了。

晚餐只有他们两个人,Harry自然地入了主位,Peter坐在他身边,以往Harry的位置。“你今天训练那么累,我让他们给你做了牛排。”Harry慢条斯理地喝着蔬菜汤,头盘的奶油鸡酥盒根本不够Peter塞牙缝。

上选的黑安格斯牛肉,只加了海盐和黑胡椒,在烤架上烤。翻面的时候开始醒酒,木桐酒庄的Rothschild Pauillac被用来调味,巧克力、覆盆子和香料的味道融进酒香,再一起渗入牛肉。配菜是最普通的芦笋和烤小番茄,红绿搭配让人食欲大开,用刀切开牛肉,断面有半指宽的血线,一刀下去,渗出粉红色的肉汁。“好吃。”Peter冲Harry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Harry本也不指望他能吃出什么细节,看他开心自己也跟着高兴。

甜点是帕玛森奶酪蛋糕。以轻乳酪蛋糕为底,刷上一层清香的桑葚酒,用刀切起来都费劲的硬质干酪,在厨师的巧手下与奶油和蛋液完美融合,因为小少爷的偏好多放了糖粉却甜而不腻。“你家吃得这么好,你怎么还这么瘦。”Peter拍拍肚子,想起自己大嚼牛排的时候Harry只吃了一份清淡的鱼肉。“你吃这么多,怎么也不胖?”Harry看他撑得不行的蠢样子都觉得是可爱。两人傻乎乎地笑了一阵,管家先生没有上前说餐桌礼仪之类的话,毕竟从没见少爷晚餐吃这么多过。

晚上洗漱完,Peter穿着一身九分袖效果的丝绸睡衣在Harry房间里晃悠:“你房间比我家店面都大。”没有羡慕也不带嘲讽,就是单纯的描述事实,Harry一直特别喜欢他这一点。“你睡哪边?”Harry提问的表情很慎重,像是在问什么涉及一辈子的严重问题。“左边?”Peter挠挠头,“我没特殊偏好,你选就行了。”

Harry掀被子的动作有点大,胸口的睡衣扣子被扯开。“嘿,Harry。”Peter伸手去帮他系,谁知一用力却把那颗扣子拽了下来。“没事。”Harry一脸淡定地面对被好友扥得大敞的领口,Peter却因为指尖触到的那片滑腻胸口而失神。

“睡吧。”Harry先躺下,Peter也磨磨唧唧地钻进被子里,挂在床沿。Harry第一次痛恨自己的床太宽了,幸亏只有一床被子。灭掉了床头光源,屋里只剩冷清的月光,Harry吩咐了不让人进来,就没人拉窗帘。

“Harry?”Peter往里挪了挪。“嗯?”Harry的声音里待着睡意。“你困了么?”“嗯。”“那快睡吧,晚安。”“晚安,Peter。”可能是白天累了,Harry很快就睡着了,呼吸均匀而绵长。Peter睁着眼睛盯着高高的天花板,不时偷瞄一下好友露在被子外的手臂和......胸口。这样会不会着凉?

思虑再三,Peter终于伸出手去想帮Harry把被子拉高一点。手刚拉住被子,只是轻轻一使劲,就惹得Harry发出了轻哼,Peter想起好友说过他浅眠,于是更加小心翼翼。被子盖住胸口,Peter松了一口气,正要转身回到自己的一边,Harry却突然翻了个身把他抱住。

Peter整个人都呆住了,低下头就能看到白花花一片胸口,推开又怕吵醒他,于是就只能僵着身子仰着头。不知过了多久,见Harry没有再动的意思,也逐渐适应了这个姿势,Peter放松下来,看着怀里那个被月光染成亚麻色的发顶,很快就进入了梦乡。Harry听着Peter越来越重的呼吸声,在他胸口蹭了蹭,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我们得抽空去一趟你说的教堂。”晚饭时Desmond跟Smitty讨论周末的日程。“好,都听你的。”Smitty擦擦嘴,“早晨开了店咱们就走,第二天就回来了。”“店里有我呢。”见哥哥一副不放心的样子,Eduardo开口劝他。“我可以叫个厨师过来。”留下来吃饭的Mark开口就是绝杀。“这下放心了吧?”Eduardo在桌子下捏了捏男友的手,“Smitty有两天假呢,你们不用那么赶。”

“我想自己做婚礼蛋糕。”Desmond暖棕色的眸子里全是憧憬的光。“好。”Smitty眼里只有他天下最好的Des。“你们俩......用不用这么晃眼啊。”Eduardo在一边笑。小弟住在男朋友家,大哥快要结婚了,Mark持续幽怨中。

“不吵你们了,我们去隔壁商量婚礼的事。”Desmond站起身开始收拾桌子。“去吧去吧,这里交给我。”Eduardo走到他身后,推推他的肩膀。“别摔了盘子。”Smitty趁机揉乱了Eduardo的头发。“幼稚。”Eduardo不屑地瞥了未来大哥夫一眼。“那我们走了,我晚上可能不回来。”Desmond说得坦荡,“Mark你们多聊会再走吧。”

秀恩爱的未婚夫夫走后,Mark依然处于一种一脸懵的状态,时代的先锋Mark,落后于厨子和高中生了。

“你不回去了?不怕Mark不走?”Smitty揽着Desmond的肩进了家门。“他肯定不会走的。”Desmond冲他无奈地笑笑,“Edu那么大了,我也不能什么都管着他啊。”“你啊。”Smitty搂过他温柔地亲吻,“就对我一个人心硬。”

“Wardo,我可不可以不走?”糟糕,真的摔了盘子。

tbc
这次食物描写好像有点儿多哈,大家多担待,欢迎继续点。做法都是瞎说,不保证好吃。如果是花朵,我会给他煎牛排吃,但一想到小Peter,我就只能烤了。理想只是理想,开车的事儿就随便想想吧还是……我达没出场,伐开心~

评论(3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