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加菲三兄弟]加菲烘焙屋 9



加菲烘焙屋1 加菲烘焙屋2 加菲烘焙屋 3 加菲烘焙屋 4 加菲烘焙屋 5 加菲烘焙屋 6 加菲烘焙屋 7 加菲烘焙屋 8

“你还穿白天那身睡衣吧。”Eduardo从Peter屋里抱过来一床被子,看着自己一米二宽的小床皱了皱眉,“要不我去睡Peter那屋?”“Wardo。”Mark开口,声音紧到破音,“你别紧张。”“我在自己家紧张什么。”Eduardo睁圆了漂亮的眼睛瞪着他,让Mark不禁想要去拉他的手。

指尖蹭过指尖,Eduardo在他伸手的同时转身往外走。“我去给你拿点吃的。”一定是错觉,Eduardo出门的时候是不是有点同手同脚?Mark换上Eduardo的睡衣,靠在床头回味刚才那个吻。他把心仪的男孩按在厨房门口的白墙上,用唇舌勾画他优美的唇线和灵巧的舌头,直到两个人都气息不稳才放开。他赢了,面对Wardo他总能赢,他被允许留下。

“只有波士顿奶油派了。”Eduardo捧着个可爱的波点盘子回来,眉宇间有种像是遗憾的可爱小表情,“这个热量可真高。”“那就别吃了。”Mark对甜品本身也不是很感兴趣,吃一口白吐司看一眼Eduardo就可以是他的下午茶,“咱们干点有意义的事吧。”

“嗯?”Eduardo正用叉子轻轻切下一角蛋糕放进嘴里。因为Peter不在,Desmond没有在派顶上涂巧克力酱,而是用了Eduardo喜欢的蓝莓。一口咬下去,酸酸甜甜的浆果溅出汁水,和夹在蛋糕中间的蛋奶糊混成一种诱人的味道。

“Mark你尝尝。”Eduardo把盘子放在桌上,想给Mark切一块,却被Mark按住肩膀转向自己。一个有蓝莓酸甜和蛋奶清香的吻,Mark舔去Eduardo唇角的蓝莓汁,舌头顺着唇角滑入口腔,室内的空气转为旖旎。


“Smitty,醒醒,咱们该走了。”Desmond蹲在沙发边,揉着爱人的脸。“再睡一会。”Smitty连眼睛都没睁开,摸索着把人搂进怀里,把头埋在Desmond颈窝又蹭又亲,“Des,我的Des。”梦呓般的言语里都是深深的爱恋。“Smitty。”Desmond趴在Smitty怀里,用暖棕色的眸子温柔地看着他,“我爱你。”“我也爱你,Des,永远。”Smitty睁开眼睛,回望进那双能救赎一切的眼里。

“嘿,你开慢一点。”Desmond整了整安全带,嗔怪地看了单手扶方向盘的司机,“咱们又不赶时间。”“就快到了。”Smitty刚刚轻巧地躲开了地上的一处遗撒,半躺在座椅靠背上,没握方向盘的右手推了推墨镜,“我先带你去吃顿好吃的,然后再去教堂。”

能被Smitty称好的餐厅,想必自有过人之处。Desmond看着平静美好的海岸线,想起自己刚认识Smitty时他狼崽版狠厉的眼神:“你为什么会答应跟我回家?”“嗯?”Smitty初时没明白这个问题,旋即反应过来,“你的眼睛,Des,没人能拒绝你的眼睛,当时那个小混蛋也不能。”他刚到养父母家里,觉得世人皆是伪善虚假,想要溜回他称王称霸的孤儿院,谁知道没走多远就遇到邻居家的大儿子,自己来的第一天送过手工饼干的那个。

“到了。”Smitty停好车,俯过身去给Desmond解安全的,顺便蹭一个吻,就像每次那样。“Greens?”Desmond亲亲他的脸颊,“素食餐厅么?”“对,据说是旧金山最好的,确实还不错。”Smitty拉起他的手在唇边贴了贴。

“牛油果沙拉没有你做的好吃。”趁侍者离自己桌子远,Desmond小声地贴在Smitty耳边叨念着,表情有不常见的调皮。“你喜欢我做的?”Smitty笑得开心而得意,“回去就给你做。”两人神秘兮兮地笑着,惹得来上菜的侍者头皮发麻。“咖喱豆腐卷,本店特色,欢迎品尝。”

说是豆腐,其实应该是油豆皮,按越南米卷的做法裹上五彩菜蔬和切断的米粉,再淋上咖喱味的汤汁。“很特别。”Desmond切下一块放进嘴里,“咖喱的味道很浓。”“这个也不难做。”Smitty又用叉子沾起酱汁放到嘴里尝了尝,“可以在家做。”Desmond看他认真的样子,不禁失笑:“你不能这样Smitty,出来吃饭就是吃饭,你别总是研究人家的做法。”“你喜欢啊。”Smitty答得理直气壮,“你喜欢的,我就得会做。”

特色本尼迪克蛋确实与众不同,吐司上除了蔬菜还有个代替肉食的豆腐饼,水波蛋火候精准外形漂亮,用叉子轻轻一戳,半熟的蛋液倾泻而出,沿着吐司的边缘滑到白瓷盘上,煞是好看。没用荷兰汁,鸡蛋顶上淋了新做的青酱,让整份主食散发着罗勒的清香。清爽、好吃,两人对这份早午餐都很满意。

“吃不下了。”Desmond想起还有甜品,皱眉看向Smitty。“甜品分量很小,尝一下特色吧。”Smitty为他点了一份巧克力覆盆子蛋糕。方形的甜点盘里果然只有精巧的一小块,一放到桌上,就能闻到巧克力的甜香。Desmond眼前一亮,巧克力裸蛋糕,上下皆有覆盆子酱,顶上再缀几枚覆盆子果实,配色和形制都让人喜悦。可他吃一小口就吐了出来,不好意思地把纸巾塞在盘沿下面。

“不好吃?”Smitty觉得自家Des是世上最好的甜点师,肯定是这家店做的太差了。“不是。”Desmond赶紧说,生怕他去找店家理论,“用了覆盆子酒,怪我没闻出来。”“那咱们走吧。”Smitty结账的时候还是被经理认了出来,其实就算是普通客人,招盘甜品几乎没动也会引起重视。于是Smitty提出应该标注调味是否包含酒精,毕竟现在很多素食主义者也不饮酒。店家奉若圭臬。

因为养父对待Smitty的样子,小小少年的Desmond立誓将来绝不碰酒,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未破戒。


“Harry,走,我带你去街上走走。”抱着好友醒来的小尴尬,瞬间被手臂的酥麻冲淡了,慌慌张张起床,又是那个奥斯本少爷的好兄弟。Harry有点挫败地摇摇头,继续努力吧,遇着这样的家伙,只能认栽。“街上?有什么可走的。”Harry换了身休闲装,白裤子配条纹衫,清爽极了。“白裤子?你认真的?”Peter凑到镜子前跟他撞撞肩膀,“我想带你去吃热狗呢。”说完看看镜子里两人般配的影像,自恋地耙了钯头发。

“好不好吃?”Peter看Harry用纸巾垫着手小心翼翼的样子直笑,他给Harry点了这里的特色热狗,白肠配黄芥末酱,上面撒了海苔丝和木鱼花,和风十足,配上烤到外皮酥脆的面包和白肠底下铺满的酸黄瓜,一点都不腻。“嗯。”Harry冲他笑笑,继续斯文地吃着。Peter伸手替他擦去嘴边的酱,想都没想就放进自己嘴里吮了下手指。

“Peter,你的好了。老样子,不要辣椒多放酱。”卖热狗的大叔表示没眼看,这傻乎乎的
小子还挺会撩。“谢谢老板。”Peter接过他最爱的德州风味热狗,拉着Harry边走边吃,“吃薯条自己拿。”他顶顶跨,让Harry看到他夹克兜里探出的薯条盒子,满满一盒手指粗的薯条,纸盒里还单独有个放番茄酱的位置。作为熟客,Peter早就自己盛了薯条自助结了账。

“开学第一天我就发现这个摊子了,可真好吃。”他的热狗里是一根德式大香肠,两边铺了芝士片,上面淋了厚厚的香辣牛肉酱和番茄酱,满满的都是热量。“Peter?”Harry突然严肃。“嗯?”Peter扭头看他,嘴里露出半截香肠,画面不可描述。“你以后,会变成个大胖子吧?”

两个人吃了路边摊,逛了漫画店,去了篮球场......经历了太多个人生第一次,Harry过了完全不同以往的一个周末。傍晚时分,两人笑闹着回到Harry家,为了“看谁先到家”的蠢比赛,Peter抢着去推门,Harry叫着扒在他后背上。

笑声戛然而止。客厅的主位坐着一个人,面带笑容地看着二人,眼神擦过Peter蓬乱的头发,也过瞟过Harry衣裤上不庄重的酱汁污渍和青草痕。“父亲。”Harry恭敬地站直身子。“奥斯本先生。”Peter依然是坦坦荡荡,“我是Harry的好朋友,Peter。”“好朋友?”

tbc

ME拉灯了,作者没有素质,打她!
以及,论拖延……我只服我自己!

评论(2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