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Singapore Sling

 

 

乱写片段,可能是个ME?

 

 

热情的巴西裔青年,喜欢带着果香的鸡尾酒。新加坡司令或者是蜜桃玛格丽特那种,有点孩子气的酸甜,度数不高。不像苹果马天尼,就算有苹果味的杜松子酒,基调也是伏特加的烈。其实他的启蒙鸡尾酒是烈酒为底的,卡萨沙加上糖和柠檬,喝一口能嚼到细碎的冰,他趴在自家吧台前卖个萌,二哥还会给他的酒里加上新鲜的覆盆子。

 

第一次到新加坡的时候,他感叹花园城市的美丽和干净,然后兴致勃勃地入住了莱福士酒店。一收拾妥当,就迫不及待地走出房间,顺着地图的指示去往龙吧的方向。吊扇、藤椅、旋转楼梯,踩在格子砖的地上,仿佛就一步步走进了一段旧时光。他挑了张靠墙的小矮桌坐下,藤椅凉凉的,落座时伸缩间的张力让人放松下来,不像冰冷而没有回应的现代铁艺。

 

他点一杯新加坡司令,本来平时就偏爱,更何况现在到了发明它的地方。要了传统口味,想象着自己对面坐着毛姆或是海明威,他俏皮地弯弯嘴角,向时空另一端的同桌人点头致意。然后他就看到了桌上的小麻袋,粗糙的麻袋做得小巧了就也显得可爱,上面端正的印着“龙吧落花生”的字样。

 

等酒的时候,他从袋子里掏出几颗花生,放在掌心端详许久,选了长得最端正的那个轻轻剥开。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捻,去了红衣,就只余两枚白胖的花生在指间。人美真是怎么都好看,离酒吧彻底热闹起来还有一小时,酒保就闲闲地看着这位来早了的客人吃花生。

 

鸡尾酒上来的时候,他已经把花生壳堆成了一个小小的金字塔,规规矩矩、工工整整。酒保放下杯托,上了酒,插在杯子边缘上的菠萝和樱桃衬上粉红的液体,像是一款少女饮料。酒保告诉他花生壳可以随便乱丢,这是本店特色。他点头表示了解,又看看远处的客人确实已经扔得一地都是。

 

金酒和樱桃白兰地带来清爽而热烈的口感,苏打水的碳酸气体在舌尖跳跃,把酸甜的果味和浓艳的酒香带到口腔里每个角落。只一口,旅途的劳顿和天气的燥热就都迎刃而解了。这次嘴角的弧度更大,没了初识的拘谨,尽是快意。

 

他又把桌上的金字塔壮大了一些,花生有点咸,小麻袋只塌下去一点点,他就吃不下了。半杯酒下去,脸颊有些微微发热,他酒量不小,但总是一杯上脸。曾有人因为这个笑过他,也夸过他脸红红的真好看。他一边小口地喝着,一边盯着那堆花生壳发呆,像是在面对什么难解的谜题,慎重而诚恳。

 

杯子终于见了底,甜香和醇烈都聚在舌尖,让他只想喝一杯白水。他结了账,潇洒地站起身来,状似不经意地拂落了自己亲手搭造的小小奇迹。花生壳四散在他要走的路上,飘落的红衣还没着地。他大步地踏了过去,皮鞋碾在花生壳上,发出像是旧时贵族踩在草木上的咯吱声。

 

这次,他露出一个真正的笑容,缓步走出了那段旧时光。

 

Fin

 

胡言乱语,想吃花生。

 

评论(1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