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TSN/花朵个人]肉骨茶



继续我的新加坡美食之旅,把之前的也放一起吧。
Laksa        Singapore Sling

“Boss你饿不饿,我请你吃饭。”已经是下午两点,从会议室出来的小助理饿得前胸贴后背,“这就是干苦力啊,得吃点相得益彰的!”有时候,人会饿到失去警觉,比如这个可怜的姑娘,光想着肉,却忘了禁忌。

人人都知道,Facebook有个you-know-who,却鲜有人知道,这家低调的新加坡投资公司也有不可说。其实这个所谓禁忌,是小助理前任发现的,那时候他们正热衷于新兴科技公司,总能见到各式各样的创始人,助理小哥发现,老板在听到founder这个词的时候,会下意识皱眉。于是小助理在交接时,得到一个忠告,尽可能用“originator”来指代那些意气风发的年轻人。


到达那个简陋的摊子前,小助理捂脸,白底蓝字,Founder Bak Kut The Restaurant。“Boss?”平时像个汉子的小姑娘难得露出这种怯生生的表情,“你吃得惯肉骨茶么?要不咱们换点儿别的吃?”“没事。”Eduardo冲她笑笑,“我吃过松发,挺好吃的。”他在看到招牌的瞬间皱了眉,但他自己不知道。

小姑娘捧着杯冰凉解渴的酸柑,一边猛灌一边看着自家老板喝罗汉龙眼,她自己不喜罗汉果的腥甜,看别人喝也觉得浑身难受。看了就直打冷颤,却还想再看一眼,Boss就算举个塑料杯子也这么优雅得体是搞哪样啊,对比得自己就像是街头闲汉。

一人一份肉骨茶,四碟小菜就是一餐了。排骨刚一上桌,Eduardo就深吸一口气,真香啊。他吃猪肉,当然吃,吃着Feijoada长大的巴西青年怎么能不吃猪肉呢。但他第一次在烤肉店大吃五花肉的时候,确实吓到了Dustin,小可爱言之凿凿,“Wardo要不是见过你吃披萨,你说你只靠阳光空气和水活着我也信的。”哪里有那么不食人间烟火,该得的利益面前绝不曾放松一丝一毫。


肉骨茶官配是油条和白饭,一个在荤腥上再添一点油香,另一个却中和油腻,浓烈或恬淡,客官自选。Eduardo选了白饭摆在自己面前,他向来克制。他吃一口白灼菜心,小助理正大嚼着五花肉。吃肉之前吃点菜,这是自己在小助理这个年纪时,曾经嘲笑过的做法。彼时他正撕扯着一大块烤肉,指着哥哥手里的甜椒串笑闹说哥你老了。思及此他摇头笑笑,苍天饶过谁?

他看向眼前的一碗肉骨茶,汤头飘着星星点点的油花。Eduardo在碗边轻吹一下,油花荡开,留一片清澄的汤在碗口,溢出胡椒的辛味。喝上一口,胡椒的辣冲至额间,汤料的温润也浸到心里,并不像想象中油腻。“不错。”他冲小助理赞许地笑。“是吧是吧,我最喜欢他家了。”小助理见他吃得开心,松一口气。

Eduardo夹起一块排骨,在料碟里沾了沾,入口松软的浅色骨肉上染入了酱油和蒜蓉的痕迹。吃两口肉,配一点白饭,他是真的在享受,这个并不干净的拥挤小店此刻就像是个圣殿。他不时端起碗来喝一口汤,汤的温度略降了一点,胡椒的霸道就跟着去了几分,汤料里的药香隐隐现了出来。

“这个有点甜的味道是什么?”Eduardo品着汤的滋味,在伙计加汤的间隙问小助理。“甘草?也有可能是当归。”小助理在心里赞一句会吃,性温回甘的汤头,才是劳动人民解乏的秘密啊。“Chinese Angelica?”甘草他知道,这个没听过。“嗯,当归。”小助理忙着掉书袋,“它的名字很有趣,是should be back的意思。”Eduardo没答话,默默喝了一口新添的热汤,甜味又不那么明显了。

等小助理给他翻译“相思难避如逃疟,一味文无是良药”的时候,Eduardo已经吃饱了。没能赶上屋里的空调位,坐在门口小桌的两人都吃了一身的汗,小助理的额发一缕一缕地粘在脸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抬眼看看,Boss依然正襟危坐,不过是把领带叠起放在椅背上的西装口袋。“Boss你不热么?”她愤愤地喝一口浓酽的热茶。

“热啊,不过可以接受。”Eduardo学她的样子喝一大口,只在宴席间喝过点正山小种碧螺春的人被苦得直咧嘴。一心奔个好前程的人没工夫品茶,只求快速克化入腹的肥肉。这茶不见风度,只求功效,Eduardo一时接受不了。小助理难得见到老板龇牙咧嘴的样子,不禁低头闷笑,于是就错过了下一幕。


Eduardo又喝了一小口,任由苦涩敲打着味蕾。确实快速而有效,排骨的肉香散了,当归的甘味也没了。他刚刚动了的那点关于“当归”的小心思,就被这一杯浓茶冲净了。

Fin

继续疑似ME……这两天吃排骨吃伤了,每逢佳节、必有三斤,嗷~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