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亚瑟王/亚瑟比尔]不须惆怅

 

当年他只是贝德维尔身边的小卫兵,最机灵的那个。年轻又好看,总有机会出入宫廷,得了王与王后的青眼。无坚不摧的王者喜欢揉揉他的短发,笑着说他像小泥鳅一样的狡猾,雍容温良的王后眉眼弯弯,坐在一旁扯平小王子衣角上并不存在的褶皱。彼时的王子还没有俊挺的身姿和性感的唇线,眼里一派不谙世事的恬淡,他长得像王,性格却随了王后的柔软,让人下意识想挡在他身前。

 

比尔和所有青春期的男孩子一样,崇拜尤瑟就像是追逐太阳,而不一样的,是那些午夜梦回时让自己都惊心的小小心思。尤瑟坚毅的面庞,雕像般精致的轮廓,岩石一样坚硬的筋肉,都在他的梦里闪着圣洁的光。于是,王和王后越是把他当后辈一般喜爱,他就越是自惭形秽,抿着嘴绷起脸的样子就愈显孩子气。

 

最先关心到他窘态的,是小小的王子,亚瑟会在众人哄笑时拉拉他的衣袖,然后跟贝德维尔大人讨了他去踢球。出了大殿,亚瑟微扬起下巴说你自己玩儿吧,我不想踢球了。善解人意的小人儿端起上位者的姿态,隐隐带着尤瑟的影子。听大人的意思,这就是自己将来要追随的人了啊,这个小自己十几岁的孩子。

 

变故来得太快,前一秒他还在贝德维尔大人的宅子里庆祝胜利,下一刻他就成了逃犯头子的亲卫。时光流转间,小小的一尾泥鳅并没有幻化成龙,只是长成了总在化险为夷的老泥鳅。现在的他,在通缉榜单上已经升到了第三位,紧紧追随着他的王和他的大人。现在的他,是神射手也是易容大师,八面玲珑风生水起。现在的他,眼角已然有了细密的纹,不再对谁有心思地过到了四十多岁的年纪。

 

 

顺着手臂滴下的血迹和苍白嘴角的笑意,险些就让小霸王动了恻隐之心,那一瞬间亚瑟觉得自己有把这个人从一大屋子人中间解救出去的义务,但终究还是选择了顾全大局。再见面也不愧疚,先护住自己的人,天经地义。可这家伙未免恢复得太快,难道他在狱中竟不曾吃到苦头,这一副细皮嫩肉的矜贵样子,看得人心里窝火,更别提那没来由的一个巴掌,凭什么?

 

亚瑟手下不留情面,贝德维尔和比尔都吃了亏。交手间亚瑟看到比尔衬衫下隐约的鞭痕,看他抿着嘴绷起脸的样子觉得莫名熟悉。再醒来的时候,看到比尔坐在床边,烛火摇曳,映得他脸上的表情明灭难辨。撑起身子,就着他的手喝一口水,看着送到嘴边的纤长手指,居然就动了一丝不合时宜的绮念。

 

神射手不是浪得虚名,近两百码的距离,他依然能稳稳地射中靶心。在山野间变得粗糙的骑士们开着不讲究的玩笑,有人说这么多年的单身生涯就是手稳。比尔也不恼,默默搭上支箭冲篝火边虚晃一下,足以换来争先恐后的求饶声。亚瑟坐在人群外看他,资历够老,威望貌似也够高,但他从来站在贝德维尔身后半步,也从不像个上位者。

 

 

识破陷阱,掌控圣剑,展现王者风范,扳倒伏提庚......逆水行舟的进程一刻不能停,两人的关系也愈发纠缠不清。从逼仄阁楼上关于“射”与“不射”的对话起,亚瑟看向比尔的眼神总带着攻击性,比尔越是想躲,他就越是步步紧逼。比尔偶尔会沉溺于那双漂亮的眼睛,他知道那不是王,他也知道,这人将是他的王。

 

亚瑟在象征着平等的圆桌边,缓缓递过了传说中的圣剑,不管是“石中剑”还是“湖中剑”,那不过是他微笑着捧出的一颗心。不是兰斯洛特,也不是贝德维尔,亚瑟选比尔来为他授勋。不能是他来加冕,那就把这唯一的、不设防迎向剑锋的机会给了他吧。“从今起我就是你的骑士了。”等人都散尽,亚瑟把他逼进桌子尚未圆满的那个缺口,目光灼灼。

 

比尔想说你会是伟大的王,比尔想说你会有最好的王后,比尔还想说我会帮你教导小王子。但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连那句“我已经老了”都咽回胸口。他看着意气风发的新王,看他露出当年小王子一般明快的表情,想起女巫临走前对自己皱着眉说的那句保重。

 

后来他被亚瑟倾身压在冰冷的石柱上,亚瑟说我第一次见你就是在柱子边,你扯扯嘴角,就比我们那里最漂亮的姑娘笑得还好看。“我是不是不该拿你跟她们比?”亚瑟的动作愈发凶狠,手几乎要嵌进他的腰间,“可你现在跟她们一样,比她们还棒。”比尔只是红着眼角发出细碎的声音。

 

肆意妄为打天下的日子结束了。

纵使是亚瑟,戴上桂冠的一刻,也就戴上了束缚和责任。

 

Fin

 

不知道在写啥,无关亚瑟王传说,单纯以电影为依据,赞美盖导,碎碎念先欠着。

再站冷CP,主要是今天才知道亚瑟居然是Nathan被吓到了,sunshine你经历了什么......我大总攻Stuart一下就被反攻了啊。话说这CP有名字么?


评论(1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