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TSN/ME段子]你能把性和爱分开么?



宿舍聚众聊天第二集,平行聊天系列,每次结局不一样哈~

第一集是冬天聊的,择偶观


冰天雪地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一转眼,天气就热得冒了烟。宿舍的大家又一次难得聚齐,感叹空调是世上最伟大的发明。或许还有冰箱......还有买来啤酒放进冰箱里的Eduardo。

Mark暗搓搓去冰箱摸出两瓶冰啤酒,最后两瓶,在其他人发现之前。帅气地把瓶盖相互一挤,冰爽的白色泡沫就溢了出来,他把一瓶给了Eduardo,又用瓶盖去丢Dustin。等达达再去看的时候,发现没有冰的了!Eduardo新带来的啤酒刚刚放进去,倒也不是不凉,就是温吞的凉意让人不爽。

Eduardo笑着递过自己的酒瓶,达达接过来就是一大口,喝完还夸张地冲着天花板发出“哈!”的一声,就像是浮夸的可乐广告。可爱的样子惹得花朵和Chris笑出声音,也惹得Mark莫名不开心。

神出鬼没的Billy趴在自己床头,提出了今天的话题:你能把性和爱分开么?终于有人发现这是大学宿舍了!

花朵达达同时抢答:不能!

花朵觉得一切身体接触都需要感情基础,就算搭肩膀也得是特别好的朋友才可以。达达附议,认为简单的交媾是动物行为。

Billy倒是干脆:能!

他的回答惹来Dustin不赞同的瞪视。Billy认为人是感官动物,单纯的身体快乐谁也不能回避和否认。说完他挑眉看向Chris,像是在寻求支持。

Chris也确实没让他失望,稍加沉吟:那得看对象有多优秀。

这答案换得花朵的嘘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Chris。Chris也不恼,突然真诚地望着Eduardo的脸,“如果是Eduardo,我没问题。”说完不忘用眼尾瞟了下Mark。

Eduardo被他半真半假的话说个大红脸,半低着头也抬眼去看Mark,正看到Mark凶狠而冰冷的侧脸,他从没见过的模样。Chris并不怕Mark,甚至还冲他扬扬手里的杯子,有些人是需要捧在掌心珍惜的,他予取予求不代表就不会错过。

Mark沉着脸,破天荒地答了不知道。

他曾经把Erica推在墙角又逃离人家的宿舍,他也曾因为留宿在艾略特楼单纯的开心。或许Eduardo说得对,朋友间的身体接触都需要感情基础。又或者Billy说得没错,当睡姿不好的好友把长腿叠在你的腿间,你也会把手探进自己的底裤。



几年后,Eduardo在新加坡举行婚礼,Chris独自出席。他在被落日余晖染红的沙滩上问:“你现在能分开了么?”Eduardo愣了一下,旋即明白Chris在问什么。他看向正在沙滩上用脚画心的爱人,笑得腼腆一如少年:“不能。”

Chris真诚地看着他的眼睛祝他幸福。

此时的达达正在Mark家逗狗,一人一抹布在地毯上滚作一团,而Mark在料理台前像是做实验一般冲着奶粉,未婚有子的年轻富豪刚刚打发了大长腿的巴西名模。他一边给孩子喂奶一边像是不经意的说起:“那个问题我有答案了。”“什么问题?”达达正按着Beast的头,拒绝被舔脸。

“我能分开。”

Fin

[TSN/段子]择偶观



“Mark,那你呢?”Dustin不怕死地从Mark手里抽出一根红蜡糖,飞快闪回沙发上,躲在Edu身边总是安全的。


天气够冷,冷到能穿着短裤在雪地里奔跑的Mark都不愿出屋去;房间够暖,暖到好学生Eduardo从善如流地放弃了傍晚的讲座。男孩子们围着壁炉喝冰啤酒,红着脸颊讨论傻问题。

这一轮是Dustin发起的话题:择偶观。土气得让Billy嘬牙花子,对,你没看错,就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Billy,天冷到屋里居然凑齐了五个人的地步。

“女朋友当然是要漂亮的,亚裔,你们都知道我的偏好。”Eduardo抱着酒瓶傻笑,领带搭在沙发扶手,衬衫敞开三粒纽扣,锁骨上落下衣领的暗影,更显得精致纤细,“结婚嘛.......要选个自己喜欢,爸妈也满意的。”

毫不意外,嘘声一片。爸妈满意?什么年代了啊年轻人。

达达要心灵契合的,Chris要目标一致的,Billy说不知道。

“Mark?”Dustin见Mark不回答,跳过去在他眼前摇摇手掌。

“我?当然是聪明又漂亮的。”Mark挑眉,“得配得上我。”

“还不是得漂亮。”达达不屑地皱皱鼻子,“要多漂亮才成?”

“看的顺眼的,Chris那样就行。”Mark的话,换来Chris耸肩,半年以来,文科生算是第一次得到魔王室友的正面褒奖。

“如果不顺眼呢?”Eduardo的眼神湿漉漉的,让Mark心里发痒。

Mark低下头,半垂着眼帘,让人看不清他话里的真假,“看不顺眼的,得Wardo这样的我才结婚。”

“嘿!”Eduardo的脸腾地一下烧了起来,用靠垫砸他。

室内一片欢腾的笑闹,这个话题就这么翻过篇去。


很久以后Eduardo问过Mark,他那个择偶标准有没有例外?Mark当时难得地笑开了花,像偷腥成功的猫。“是你的话,什么样都可以。“他亲亲Eduardo的手,“但你确实都符合啊。”




“所以最后还是没有改变标准。”伴郎达达整了整领带,准备跟着Mark上场。

“聪明、漂亮、配得上。”Chris给Eduardo的西装左领固定好一支迷你马蹄莲,“他就没觉得配不上你么?”



缺了主角的After Party上,达达开始各种讲故事。

“你们当时就没发现他说这俩人都是男的?!”Sean看着达达像看个傻子,“还有,内谁他爸妈真的满意么?!”

Fin

强行摸段子复健~梗是三毛的“以后还可以少吃点”,今天又有人提起:看的顺眼的,千万富翁也嫁;看不顺眼的,亿万富翁也嫁。

[TSN/段子]他叫他Dudu



马总视角的SE,超级超级超级短~

他叫他Dudu。

一个称呼而已,却让Mark突然想起那间并不宽敞的宿舍。春寒料峭,手长脚长的Eduardo缩在自己床头,而达达就凑在他身边取暖。这是少有的,达达能坐在Mark床上的机会。

“Dustin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差点就要答应了。”Eduardo的声音里带着抱歉和一点点羞涩,他说过达达的狗狗眼攻击只有Mark能抵御得了,“但是不行,Dudu只有家人能叫。”笑容里的歉意更深了。

“那……Wardo!”达达决定各退一步,却骤然感到背心发寒。转过身去,看到Mark拿一支绿色的飞镖对着自己。“那就Edu!这样叫就挺好!”


可是现在,那个花哨浮夸的、Eduardo最讨厌的男人。他叫他Dudu。

Fin
每天沉迷花钱,突然复健~

[TSN/段子]中年危机



一切,都要从Sean Parker眼角下方那条浅浅的细纹说起。

宿醉,头疼,挣扎起床,凉水拍脸……派对后的起床模式万年不变。“啊!!!”不同往日的一声惊叫划破天际,溜进后院偷吃昨晚烧烤的街猫被吓得炸毛。


“所以没有表情才是王道么?”Sean摸着下巴,模仿Mark的冷脸。

“不适合你。”Dustin苦着脸看他抽风,通宵加班之后正想蹭Mark的休息室睡一觉,却被Sean的电话吵得不得安宁。

“Dustin,笑一个。”Sean把脸凑得很近,Mark进门就看到一个并不美好的壁咚。

“我对你们在干什么没有兴趣,也不会干涉。但请从我的休息室里滚出去。”看来Mark内心震撼不轻,居然对这俩货慎重地用了“请”。

“Marky,Marky,只有你是受时间眷顾的么?!”Sean凑过去看Mark的眼睛……周围,除了黑眼圈,没有任何时光的痕迹。

“不只是时间,除了爱神,谁都眷顾他。”语气里的嘲讽遮都遮不住,显然是N度蜜月途中被CEO不当言论炸回来的Chris大人。

“达达我俩眼角都有细纹了。”Sean如丧考妣。

“你好意思和一个84年的人‘我们’么?”Chris明显心情不佳,直戳彼得潘死穴。

“细纹?”达达露出个夸张的笑容,把眼尾挤出一堆褶子,“我都33岁了啊,为什么没有。”说完不怀好意地看看Sean,伸出一只手比了个“5”,Sean Parker最恨别人提他年龄,更何况年龄差这种东西了。

两个褶子少年开始无聊的追杀游戏。


“所以你因为早上照了个镜子,就把我办公室搞得鸡犬不宁?”Mark继续冷脸冻龄大法。

Sean气喘吁吁地瘫在沙发上,靠着同样不济的达达。这两个人看上去,还真像是Mark刚进屋时状况的后续。

“中年危机啊!”达达倒着气儿总结,偏头看看近在咫尺的额角,M形发际线从不骗人。

“无聊。”Mark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起身离开了。

“给你发过去了。”Chris对着三人奚落一番,过足嘴瘾,心情终于微微放晴。

“什么?”Sean一愣。

“我美容师的联系方式。”Chris也转身出门去,落日的绯红色打在他侧脸上,紧致的眼角和丰盈的额发,让Sean对人生重新燃起希望。



“中年危机?”Mark从楼顶跑步回来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灰色的T恤也已经被汗水完全染上了水迹。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烂熟于心却从未打过的号码。他想知道,那个比自己大两岁的人,也遇到危机了么?

“你好?”电话里的声音非常轻,带着他熟悉的软糯温和,还有一丝换作旁人听不出来的小心翼翼。

“……”Mark深吸口气,正要开口。对方却又说了话:“不好意思,我正抱着孩子不太方便,您能不能过会儿再打过来?”语气温柔,却不容置疑。

Mark当然知道那边正是午休时间,但那个人,是从不午睡的啊。他挂掉电话,想想自己屈尊降贵去Twitter上看的照片。或许有些人的三十几岁,只有幸福,不见危机。


Fin
写这段的起因,太简单了……猜猜谁今天在镜子里看到了眼角的纹?

[TSN/ 段子]汉堡俱乐部



汉堡夹克大家都认得吧,我让所有熟识的代购妹纸问了一圈,最后伦敦Levis的店员认定那个汉堡是他DIY上去的,真的好可爱~



“牛仔主题派对?你认真的么?”Dustin哀嚎,“你让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人没衣服穿!”

“别闹了小富翁,快去置装吧。”衬衫外面罩着牛仔帽衫的Sean一脸得意,不愧是硅谷土帅icon。


“喔喔喔,看看这是谁?”Sean浮夸地迎上去,一把揽住Eduardo的肩,随即被Mark撞开。

黑色的修身牛仔夹克,下摆正好卡在腰线,把腿部线条拉得更长了。最妙的是胸口一枚小小的汉堡布贴,俏皮可爱,一扫全身黑色的沉重之气。

他穿什么都好看,又一次败下阵来的Sean大大表示服气。“Mark你是认真的么?!”Sean挑高了眉毛,一脸的憋屈表情,不穿拖鞋会死么?

“这是Wardo家乡的牌子,牛仔限量版。”Nike运动袜配Havaianas夹脚拖的硅谷geek时尚icon无所畏惧,背书背得头头是道。

“嘿!大家!”抱着牛仔鲑鱼布偶的小可爱冲进门来,达达头上戴了顶牛仔帽,难得的认真点题。

“好可~~~爱!”Dustin一眼相中了Eduardo的汉堡夹克,“在胸口啊,Edu你是加入了什么组织么?汉堡俱乐部?”

“不是……就是个汉堡。”Eduardo被达达的想象力弄的哭笑不得,只是眉眼弯弯地看着他耍宝。

又是这种宠溺的表情!对家里的Beast这样就算了,对Dustin这家伙也这样。Mark的小情绪又上来了。

“是一个俱乐部,不过不是汉堡俱乐部。”Mark抿抿嘴,蓄力然后语速全开,“是一个'berg'俱乐部。你知道的,Zuckerberg、Eisenberg、hamburger……”

“Mark,那不一样!”达达第一次觉得自己脑洞不够大。

“没什么不一样的。”Mark给他一个四十五度仰头的凌厉表情,达达秒怂闭嘴求安慰,“就是证明Wardo是我家的人而已,以后看见这个汉堡就老实点,把你的爪子从Wardo手上拿开。”

“哦……”达达委屈巴巴地松开Eduardo的手,转身看到穿蓝色牛仔衫的金发青年进门。“Chris!Mark又欺负我!”小可爱可算是看见亲人了。


欢乐的派对,欢聚的朋友。嬉笑过后,偌大的房子就只剩Sean一个人。

第二天,Sean忍着宿醉的不适扶额爬起来觅食,突然就觉得,汉堡这种食物,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不吃了!

Fin

我这也算是有生贺了吧?是你的家的!穿了小汉堡,人就是你马总家的了~

[TSN/SE]当爹不易 18


21.分离焦虑

又是一年开学时。

“Edu,我睡不着……”Sean抱着枕头靠在床头卖萌,刚洗过的头发还没有吹,刘海湿漉漉地贴在额前,显得良善无害。

“第三个学期了,还舍不得?”Eduardo拿着毛巾站在床边,Sean就顺从地把头探过去。

“焦虑。”感受着头顶力道适宜的擦拭,Sean声音黏黏的。

“恶人自有恶人磨。”Eduardo冲他甜笑,谁会想到Sean的分离焦虑来得这么晚,晚到三十岁以后。

室温适宜,灯光昏暗,头发半干,睡意……全无。Sean扔开抱枕,把Eduardo整个人圈在怀里。“你记不记得他刚来家里的时候?”Sean把下巴蹭到爱人颈项间,自问自答,“走路都不利落,也不会说什么整句子。”

“那时候他有点营养不良,下巴尖尖的,一头小卷毛乱七八糟,倒更像是某人的儿子。”Eduardo当然记得,他印象中不到两岁的孩子都是小圆球,手臂和大腿藕节一样,正处在体型的人生巅峰。除了他家小娃。刚到陌生环境的小娃,可怜巴巴又不爱说话,让他挑个称呼,就轻轻地冲Eduardo叫了一声“Pai”。大眼睛飞快地看了他一眼就垂下头去,甜甜的声音一下子撞进Eduardo心里。


思及往事,Eduardo也觉得眼眶有点发酸。两个睡不着的大人干脆拉着手,轻手轻脚摸到小娃门边,Sean甚至赤着脚,生怕弄出一点响动。

门被推开一掌宽的缝隙,走廊的柔光照进小娃卧室,光打不到床头,只能照亮墙上的一张全家福,三张傻气的笑脸,来自好友Dustin叔叔的抓拍。

小娃刚睡着没多久,睡得正实,雷神之锤的小夜灯立在墙角,底下还压着给梦魔的一封信。Eduardo凑过去看看,就又关上了房门。


“他第一次上幼儿园的时候,欢天喜地,觉得是去玩儿的。”两个人干脆下楼到了吧台前,然后Sean笑着看Eduardo给自己倒了一杯。当然是一杯牛奶,Eduardo规定在家除非宴客不能喝酒。

“结果第二天就反应过来了,坐在安全座椅上揪着安全带抹眼泪。”Eduardo捧着热可可坐在对面,“第一个周末去Mark家找Beast散心,临走一娃一狗生离死别,把达达都看哭了。”想起这段,两人终于笑了起来。

“整整一个月的口头禅都是'怎么只能歇两天啊'。”Sean模仿小娃天都塌了的神情十分到位。“而且见人就说,想起来就哭一会。”Eduardo笑着把纸巾团成球丢他,“当面的时候不许用这事嘲笑他。”

“知道知道。”Sean忍着笑声趴在桌面直颤。“而且你也没资格笑他。”
Eduardo喝一口热饮,觉得心头暖暖的,“你比他可紧张多了,开学前一晚失眠,送到了自己偷偷抹眼泪,白天盯着人家幼儿园的监控一整天……”Sean那一周的蠢样子被各种亲友po上Facebook。

“嘿,你也没比我坚强多少。”Sean戳戳他的脸,开始反击,“让Dustin和Chris去送的办法就是你想出来的。”这段黑历史让Eduardo捂脸,事实证明,自己远比那些geek靠谱,而且达达什么都听小娃的这个毛病太耽误事儿了。

“但是去了一天动物园确实心情好多了。”过了这么久,Eduardo终于可以客观的面对小娃的人生首次逃课了,“临进家门才想起害怕来,我有那么严厉么?”

“当然没有!”Sean迅速作答,并在心里给出一个相反的答案。这几个朋友里,目前就这么一个孩子,真是个个都恨不得把他宠上天。“Mark面对Dustin上班时间的临时请假居然什么都没说。”Sean双手捧脸做呐喊状,“还在他们回程的'电话会议'里给小娃支招说谎。”

“达达他们俩还是不肯长大。”Eduardo比热巧还暖的笑容里,有一点巧克力的酸涩。那天带着设计好的台词回家的小娃,幸亏是在门口遇上了Daddy来接,才改为选择主动承认错误。坦白从宽,Eduardo不原谅的,唯有信任者的欺骗。


第二天一早,两人一起去送小娃。这是他们早就说好的,开学第一天之类有仪式感的时点,尽可能一起出席。

Sean率先发了张小娃背着书包的背影,配上个心碎的表情,“Be What you Wanna Be”。俨然一个伤感的老父亲。

然而当天被朋友们点赞转发最多的,却是Eduardo发的照片,那是Sean倚着车门给孩子拍照的萧瑟背影。

刚开学的小朋友容易受情绪波动和生活习惯改变的影响生病,这是个永恒的真理。于是,又一次,不吹干头发光脚熬夜的Sean患上了热伤风,又是个鼻头通红的开学第一周。

tbc

《加菲烘焙屋》PDF版

邮箱提醒我有中转邮件过期,才想起来slo的无料一直忘了发PDF版了!

无料的封底我写了:“文笔虽烂,用爱发电”,这是真实水平和zqsg。

内容如图,《加菲烘焙屋》CP为“钢锯岭小夫夫”、ME和虫绿,其他主要是ME,《赢家》是夹带的CD私货。

另外,100问的第51问MEM提及,介意请不要下载。因为这个88页的无料就这一行提及了,所以打了ME的tag,如有冒犯请留言,我删tag哈~而我钢锯岭夫夫,连tag都没了……刚才打了cp名就被瞬间屏蔽了,大哭!

网盘存档

[TSN/ME段子]我老了么?



手机摸个无趣段子,就是七夕第二天,一场突如其来的中年危机。
他们是过七夕的,大概算是纪念日。前情见去年的片段,不看也完全没影响。 去年七夕的脑洞


Eduardo整个人看上去有点……萎靡?不是纵欲无度那种,嗯,不只是纵欲无度那种。

“Dustin。”Eduardo倚在墙上看着小可爱,不忙的话,你准能在十点钟的茶水间捕获到一只达达,“你觉得,我老了么?”

“噗!”一口热巧喷出来,Eduardo堪堪躲开,不复当年的灵巧流畅。

“Edu你怎么会老!你要老了达达也就老了!可你看达达不还这么年轻活力呢么?!所以你肯定没老啊!”逻辑满分。

“谢谢。”Eduardo往达达嘴里塞了一块曲奇,这个鼓励作用不大。


“Chris你忙么?”Eduardo敲开PR大人的房门,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少了几分灵动的光彩,让人忍不住想去怜惜。

“不忙。”Chris决定把接下来的工作时间压缩一下,“怎么了Eduardo?”

“你觉得……”Eduardo欲言又止,跟Chris说这些他会有点不好意思,对面金发青年的意气风发让他觉得眼酸,“我老了么?”

“怎么会想到这种问题。”妈的Mark你又干了什么?!Chris压住心头腾升起的火气,“时间不会放过我们任何一个人,但显然他对你有所眷顾。”

和Chris聊了一会,心情好一些。


“嘿,宝贝,见了我躲什么?”Sean晃进Facebook的时候正好遇上假装没看到他的Eduardo,连忙提高了音量。

“没。”Eduardo没有应战,也没敷衍,Sean觉得事儿大了。

“Sean,诚实回答我个问题。”Eduardo一双鹿眼满是诚挚,“你觉得我老了么?”

“什么?”Sean仿佛没听清楚这个问题,他低头思索了一秒钟,旋即像是做了个什么艰难的决定,掏出手机打开一个联系人群组,“刚入围的维密天使,你挑,我给你安排。”

“滚吧你!”Eduardo在他肩上捶了一记,今天第一次开怀笑起来,“不许跟Mark说这个!还有,谢谢了。”


“你说Eduardo什么了?”Chris黑着一张脸。

“我?!”对面的卷毛不服,他可是著名的Facebook秀恩爱狂魔。

“要不就是你做了什么?”Chris继续追问。

“我?!”继续不服,我送的花和礼物你们都看到照片了啊。

“那就是你没做什么?”Chris觉得找到了症结所在。

“我?!”你看看我这张睡眠不足的脸啊朋友。

“总之你反思一下,回去跟他好好谈谈。”难道还能是Eduardo的错么?


“Wardo?”小卷毛的声音有点发紧,他真的没想出自己有任何语言和行为暗示过年龄之类的事情,难道自己最近还不够勤勉么。

“你今天睡客房。”Eduardo张口就是噩耗。

“为什么?!”不带直接判刑的。

“我不舒服。”Eduardo坚持。

“你那儿不舒服?你昨儿明明还能对折起来把腿搭我肩上。”Mark抿着嘴,他该理发了,过长的卷毛挡在眼睛前面,显得愈发执拗而无辜。

“我昨天好像扭伤了背。”Eduardo委屈巴巴地低着头,明明什么样的姿势都试过,居然就受了伤。是因为肚子上新添的那一层薄薄的脂肪?还是因为最近疏于锻炼?或者就是因为自己开始老了!

“是我昨天太猛了?医生怎么说?”关心之余,某人不忘自夸一番。

“医生说没事儿,就是挫伤,休息两天就好了。”Eduardo撇撇嘴,“这两天分房睡。”

“不压到就可以了啊。”Mark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鼓掌。伤了背的人不影响腰力,可以坐上来自己动啊。

想想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勇猛,卷毛一时激动,就着这姿势把Eduardo抱了起来。起身的瞬间觉得腰间一紧,却因为正忙没当回事。


第二天,满面春风的Eduardo看上去不再纠结老不老的问题了。

“Dustin?”喝热巧的达达转过身去,看到一个手扶腰站立的小卷毛,“你觉得,我老了么?”

Fin

[TSN/CD]戒指


一个片段,无趣无内涵。ME提及,敬爱的Sean大大是背景板~

“no rings, no promise, full of happiness”,暗红的字喷在雪白的墙上,窗户强留住了落日前的一点点亮,照着空气中密布的微尘,透出一段旧时光。

“首字母都没有大写。”红发的大男孩皱眉吐槽,手掌在面前挥一挥,仿佛这样空气里的朽败之气就能散去。

“他那样的人,会大写才怪。”金发精英伸手推开窗,任由热浪卷进房间。

“他那样的人,居然会在创业初期买下一处小公寓,这才奇怪。”Dustin按照Sean说的在床边摸索了一会,收获了满手的灰和一个小盒子,“这都得有十多年了吧?”

“二十年。”Chris对年代和时间向来敏感,“他说这是十八岁时候买的。”

“他十八岁的时候,是不是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结婚。”Dustin瞟了眼墙上的字,红字喷在床头不会做噩梦么。想象着Sean从睡梦中惊醒的狼狈样,达达笑了一下。鼻翼两侧浅浅的纹路骤然深刻,一直延伸到嘴角,眼尾不再像少时那样扬起,彼时促狭的笑现如今却显出一种包容的姿态。

“他应该根本没想过人生过了三十岁会是什么样子。”Chris关上窗,拉着达达往外走,盛夏的弗吉尼亚和老旧西晒的公寓,既然东西拿到了,多一秒钟他都不想呆。


“可是我们,都已经三十多岁了。”Dustin笑着跟在Chris身后,觉得手里那个小盒子有点沉,又因为突发的欢愉显得轻若无物,“我们已经认识十五年了!”

“你终于想起来了。”Chris转过身来揉揉他的头顶,向后梳的额发散下来,如同当年入学时在宿舍里看到的少年,“Mark说,下月一起回趟哈佛。”

“居然是Mark说的?”Dustin睁大眼睛,嘴角向下沉去。人们说,三十岁以后做这样的表情而不显刻薄违和的人,定是一路顺遂、被人保护的。

“他也三十多岁了,为什么不能成熟起来。”Chris知道Dustin顺遂背后的各种艰辛和纠结,他还能这样,只因为他是达达。

“我以为会是Eduardo呢。”Dustin习惯了Eduardo定计划,Chris作细则的聚会方式。最初的时候,是他负责吃,Mark负责破坏气氛,四个人热热闹闹喝到半夜。现在呢,Mark甚至连啤酒都不喝了,聚会不过十点,就算回去宝贝女儿已经睡了,Eduardo他们也会在十点半之前到家。他们已经不再是住在步行十分钟的距离了。

“Eduardo现在没工夫理他。”Chris难得笑得这般肆意,幼儿园的小公主就是Eduardo的心尖尖,“这次故地重游也不过是为了博得注意力。”

天道好轮回。


“我们要不要养一个孩子?”Dustin开始反思自己看着Eduardo发的照片下单买童装的云养娃方式,偶尔带小公主出去玩儿的时候,也挺开心的。

“你是真的想要么?”Chris帮他系好安全带,眼里尽是了然,达达不是Eduardo,而自己对于孩子的兴趣确实比Mark高些,但也有限。

“也不是非得有。”Dustin冲他笑笑,凑过去给专属司机一个吻。

“真的想要时,一定跟我说。”Chris发动车子,往Dustin要演讲的大学开去。

收到演讲邀请后,Sean就神秘兮兮地跑来,捧着心口说是有个不敢踏进的心碎回忆,让他们俩帮忙取个东西。有些人,真的可以抓马一辈子。

达达打开手里的盒子,一对已经氧化发黑的银戒指。不知道是这戒指在前,还是墙上的字先有。“Sean说,他幼儿园的时候,送过女同学草编的戒指。”Dustin不愿破坏银戒指上的岁月痕迹,静静看了看,关上了盒子,“后来小学不同校,草戒指又干了,他觉得天都塌了。”

“他还真从小就是情圣。”Chris看看仪表盘上的时间,还早,可以带达达去吃个饭,“他的求婚戒指可是上了新闻的。”

“草戒指碎了,银戒指没送出去,不要戒指的宣言也破了。失败的情圣。”达达笑着靠在座椅上,“突然就都长大了。”


他伸出手,看左手无名指那个素圈指环,上面有细碎的小划痕,内圈有小小的一颗钻石和拉丁文的刻字。十分简洁的一款尚美,很Chris的风格。

“看什么?”Chris伸出右手,和那只戴着婚戒的手十指交缠。“Mark的求婚戒指也是上了新闻的。”达达抿着嘴笑,并不遗憾。但旋即又撇撇嘴:“不亮了。”Chris那只戒指看上去比自己的新。

“你也抽空去保养啊。”Chris把他的手拉到唇边,在戒指的位置印下一个吻,“你带的比他们都久,肯定不比 Sean的那么亮。”

戴了十年的戒指怎么可能还光亮如新,婚姻也不会。但那上面的碰撞摩擦,都是不可磨灭的记忆印痕。Chris用无名指在那指环上不住摩挲,“饿不饿?想吃什么?”


Fin


昨天聊天说起西陆,久远到好像上个世纪的事(是不是真的是上个世纪啊?!),貌似我写东西发了不留底的恶习就是那时候养成的。想起一个自己中二期的梗,拿来用。另外,看到《波西米亚狂想曲》的新闻,觉得有了岁月痕迹的Joe还是那么好看~

[TSN/SE]当爹不易17

 

20.迪士尼

 

“It’s my first time visit!”一入园,小娃就按照同学的攻略去到city hall里讨徽章。他到得早又可爱,金发的工作人员姐姐就让他自己挑。小娃选了一枚写着“1st  visit!”的唐老鸭徽章,冲人家道谢并甜笑。“我Pai也是第一次来呢。”小娃拉拉Eduardo的手。“那您也来挑一枚吧?”能跟大帅哥聊两句,女孩乐意之至。Eduardo拿过一枚米奇徽章别在领口,笑着向女孩道谢。一大一小,双倍的枫糖。女孩笑得合不拢嘴,转头看向一旁的Sean。最近迷上了留胡子的怪叔叔摊手耸肩,“我不是第一次来,我是陪孩子们来的。”他冲Eduardo眨眨眼,换来白面小生咧嘴挥拳。

 

不买升级票,Eduardo差一点就下了订单,却被Sean拦住,他问小娃要不要玩儿排队的游戏,小娃不明所以,点头应允。Eduardo看他俩兴致勃勃的样子,干脆多挤出一天休假,买了双乐园三日票,又定了乐园自己的酒店。“这可比升级票贵多了。”等小娃睡下,Eduardo冲讲绘本归来的Sean皱皱鼻子,表达不满。“我以为我的金主不在乎这点钱。”Sean蹭过去讨一个吻,“跑着排队才有趣啊。”他像是游戏般的搞着各种古怪投资,惹得关系近的硅谷投资人笑他被华尔街势力包养。“我不会养个年轻的啊?”Eduardo听说这话的时候正在喝水,差点呛到。“我哪里不年轻?!”Sean对着镜子摸摸腮边的胡子,新设计的形状多精致!“呵呵。”彼时Eduardo素净着一张脸,穿件圆领居家衫就像个高中生,传话的Dustin抱着靠垫笑出声音。

 

 

“你们俩先去小飞象。”Sean拿着三个人的票去找fast pass distribution的小亭子,不远处就是了,小娃的首选不是印第安纳琼斯之类热门,而是低幼界的速通霸主小飞侠。到了亭子里,还没有什么人,他快速的取了三张卡出来,却被工作人员告知一人一次只能一张。“现在还没什么人,兄弟你看我这不是第一次带孩子来么,他可喜欢小飞侠了。”Sean就差和那个健壮的黑人勾肩搭背了。“你可以拿一张大人和一张孩子的,另一张,你得重排一次。”工作人员网开一面。

 

绕着亭子跑了两圈拿到速通卡,回到小飞象的时候,那父子俩刚排上队,不到十分钟,提前入园的福利还是好使的。简单的起伏旋转,任何一个游乐场都有,就因为换成小飞象的造型,立马让小娃咧嘴傻笑。Sean一边扒着栏杆给儿子拍照一边想,傻死了。下载了“Disney Wait Time”,Sean看着排队时间选项目,排了十分钟队玩小小世界,拿着速通卡就直接进了小飞侠。“Daddy,小飞侠好玩!”出来后,小娃开心地大叫。“那明天还玩。”Sean揉揉儿子的一头卷发,“下一张速通,一起去排吧。”

 

“Daddy,抱。”被Eduardo灌了大半瓶水,小娃还是有点打蔫了,领卡的队伍比游乐的还要长。“你想不想玩过山车?”Sean把小娃扛上肩膀。“想!”小娃抱着老爹的脖子猛点头。“是不是你要先玩小飞侠的?”“是……”小娃的底气又不那么足了。“自己选的,那就好好排队吧。”Eduardo亲亲小娃的脸蛋,一锤定音。二十五分钟,今天排得最长的一个队,小娃拿到自己打印的fastpass,得瑟地要求Pai给他拍照。

 

午餐快速地吃了披萨,三个人就开始了丛林探险。“鸭子!”小娃看到河道旁毛绒绒的小家伙,激动地大叫。到了卡上的时间,只排队不到十分钟就玩上了著名的印第安纳琼斯,破“吉普车”在山洞里颠簸,小娃搂着老爸的手臂哈哈大笑。“明天去冒险乐园开车怎么样?”Sean趁势安利自己喜欢的项目。“好!”看来小娃喜欢刺激项目。

 

花车表演时间,其实就是爸爸们的体能秀。小娃坐在Sean的脖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花车。“要不要换我一会儿?”Eduardo看Sean背上汗湿了一大片,想要帮忙。“不用,你别累着。”Sean接过爱人手里的水,“你也喝啊。”由于Sean抢占的有利地形,散了表演,他们一下就冲进了亚瑟王旋转木马的排队区,五分钟,超级成功的排队体验。“最喜欢哪个花车?”Eduardo给兴奋的小娃擦汗。“狮子王!”Sean坐在小木马,给大木马上的父子俩拍照,又在Eduardo向他举起手机时抱着小马脖子恶意卖萌,惹得小娃差点笑岔气。

 

第二天在冒险乐园玩了汽车总动员和摩天轮,大部分刺激的游戏小娃都玩不了,于是又回到迪士尼区玩小熊维尼之类的低幼项目。晚上看完灯光烟火秀,小娃在回酒店的路上就窝在Daddy怀里睡着了,又一次。“累不累?”Eduardo想接手,Sean摇摇头。“不累,亲一下就不累了。”回酒店的摆渡车上,米奇贴纸映出一个大大的影子,本来在两个耳朵位置上的父亲们,越凑越近。

 

 

最后一天,饶是嘴上说着没问题的Sean,进园第一件事也是借了儿童推车。大部分项目都玩过了,除去又排了两次巴斯光年,这一天就以吃饭拍照为主了。在米奇之家拍照时,队排得很长,这次小娃就赖在了Pai的肩头。“那个男生好帅!”后排女生悄悄拽拽同伴。“真的好帅!是大学生吧。”女高中生们都激动起来,“抱着的是不是他弟弟,也好可爱呢。”“旁边那个好老,长得又不像,那帅哥不会是被包养的吧。”女孩子们叽叽喳喳,越说越大声,正主终于忍不住了。“他才是我的Sugar Daddy好吧!”Sean转过身,冲那个说“包养”的女生瞪眼睛,小小年纪说什么呢。女孩们也不怕他,就是都惊讶地瞪大眼睛。“Daddy,别闹了,过来拍照。”小娃跳到地上,一手牵一个“Pai,到我们了。”

 

就算再天使的孩子,三天也是极限了。小娃的奇妙旅程,有个不那么美好的收尾。最后买纪念品的时候,他在人群里乱窜,差点走丢。Eduardo又气又急,正要说他,平时常作为同谋共犯的Sean却冲到了前头。小娃靠墙立正听训,被说得涕泪横流,承诺再也不敢乱跑。烟花的时间快到了,Eduardo劝开两人,给小娃擦干眼泪,又柔声地细说厉害关系。回到主街,小娃抽搭抽搭地爬上老爸肩膀,抱着Sean的头看烟花。

 

“Daddy?”小娃伸手在Sean下巴揉一揉,新生的胡茬有点扎手。“嗯?”Sean的声音里带着气。“你有一点生我气了,这很不好。”小娃义正言辞,Sean哭笑不得。“但是,我还是特别喜欢你。”说完,小娃在老爹脸上吧嗒亲了一口。“嗯。”说不感动是假的,但在Eduardo凑上来亲吻小娃时,Sean脑中闪过的却是一句清晰的感慨:这家伙,长大了绝对是个祸害!

 

tbc

我不能白去上海……我也想去加州迪士尼……

跟米奇合影那里,就是“花朵回家不叫daddy这事儿过不去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