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TSN/花朵个人]捞鱼生





“大家辛苦了。”Eduardo击掌向一屋子同事示意,“接下来就是,放假!”马上就是中国新年的假期了,新加坡好老板不介意多给自己的工作伙伴们一天假。“谢谢老板”和“谢谢Edu”之声不绝于耳,今天的加班很辛苦,不过再见面就是大年初三了。


“还有最后一件事!”小助理笑里带着调皮,另外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已经在往桌子上铺《联合早报》和《Financial Times》了,时政财经交错铺陈,中英文混杂在一起。“来喽~”一位同事从茶水间取来一个巨大的盘子,放在办公桌正中,十来个人用正合适,不枉他给楼下中餐厅的那笔租赁费。


等同事们每人捧个塑料餐盒围着大盘子站了一圈,Eduardo才知道,原来冰箱里那些不是他们的沙拉便当。“年年有余啊!”小助理头一个举起手里的餐盒,把满满一大盒三文鱼倒进了盘子里。“大吉大利!”旁边小姐姐的酸柑汁跟进。“一本万利!”“鸿运当头啊!”“金银满屋!”“生意兴隆!”……一时间,满屋都是好彩头,大盘子里的配料也越堆越高。


“Boss啊,最后这个你来。”小助理塞了一小盒调料酱到Eduardo手里。“这个要说什么?”Eduardo配合地打开盖子,把餐盒举到盘子上方。“这个是酸梅酱,要说‘甜甜蜜蜜’!”小助理答得甜甜的,弯弯眉目,笑得见牙不见眼。她想说sweet as honey是对咱们单身狗最好的祝福,看看老板那耗到半夜仍纹丝不乱的发型,又突然觉得Boss跟自己可能不是一个犬种。


Eduardo先用自己的发音博了诸君一笑,再把酱倒进去,就得到了小助理正在发的火锅筷子。长长的火锅筷攥在手里,配上众人蓄势待发的表情就像是武器。Eduardo不明所以,冲着小助理求助地挑挑眉。“不是吧Boss,你来这么久居然没有捞过鱼生?!”站在Eduardo对面的小男生适时发言,“这是过中国年的传统。”


给老板做完科普,大家算是站在了一条起跑线上,做事从来都要赢的好学生Eduardo神态也认真了起来。“准备开始了哦。”小助理举起筷子,英语直接切换成了婉转好听的粤语,“捞起,捞起!风生水起!”一屋子正装商务精英一拥而上,筷子乱飞,挑起的各种食材散落满桌。小助理的粤语软音再次响起:“遍地黄金,财源滚滚。”说完看着Eduardo笑容很狗腿:“老板来年带我们一起发财啊。”于是又有福建话零星响起:“发啊!”气势十足。


Eduardo看着大家笑闹,开心地学旁人捞了一筷子鱼生到自己盘里,边吃边念了句“年年有余”。这样的捞法根本不可能把菜拌匀,不过是为讨个好彩头,大家对味道都不会在意。可Eduardo这一筷子,却捞起了裹着酸梅酱的一片三文鱼。表面看只是鲜嫩肥美的鱼肉,上面沾着切得极细的胡萝卜丝和芹菜丝,若在日常的沙拉里,定是美味的一口。但偏偏一大口酸梅酱就藏在鱼肉里,而关于味道的预期又明明白白浮在心头,猝不及防人就被酸得皱了眉。



其实本不是什么大事,可这个“猝不及防”还是让Eduardo一下失了兴致。刚刚还是满室喧闹里的一分子,下一瞬就被酸梅酱击中推到了尘嚣之外。他开始计划接下来的三天行程,回家太远,宅着太浪费,或许该去海边玩一玩。再想远一点就是开工利是,这个他倒是不陌生,从在新加坡过的第一个中国年开始,他一直有给周围的人发。哦对,别忘了家里保洁阿姨那一份……


“Boss?”小助理看到自家老板紧皱着的眉头。“酸。”Eduardo冲她无奈地撇撇嘴角,可怜兮兮的表情配上他亮亮的眼睛,半屋子的人想要上去摸头。


真的很酸啊。明明是酸梅酱,却说是什么甜甜蜜蜜,想着小助理给自己做的翻译,Eduardo抽抽嘴角。下一次吧,要把“甜甜蜜蜜”换成真的蜂蜜。一定可以。



Fin


大家过年好哇~新的一年,祝各位,有钱!

[TSN/SE]当爹不易21

我是不是将近一年没写这个了,不能再荒着了。


24.先保护好自己


“Abuelo!”脆生生的奶音划破书房中沉闷的空气。正看文件的老人抬起头,本不带情绪的目光里,染了一抹喜色。“又不敲门。”紧跟着响起的是大人的嗔怪,声音软糯但带着威严。于是老人脸上的表情也跟着正了一正。小娃规规矩矩地跟祖父问好,说了几句新学的西语,老人眼里就又满是笑意。


据说人上了年纪,情绪会被小孩子牵着走,对儿女再严厉,面对隔辈人也是纵容亲厚。Eduardo看着父亲和儿子的互动,嘴角噙了笑,坐在一旁静静地听。“可是Pai说我了呢。”小娃撇撇嘴,讲起在幼儿园受的委屈,“Daddy说不让我跟他玩儿了,但Pai说男孩子要宽厚,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记恨别人。”


“Sean说得对。”老人不满地瞥了一眼小儿子,正迎上Eduardo惊诧的目光,这是父亲第一次认可自己爱人的观点,“狂妄”、“胡闹”才是常用标签。“您不是这样教我的。”Eduardo想说您太溺爱他了,又觉得“溺爱”这个词跟父亲实在不搭。当年父亲给兄弟三人训话也是在这间书房里,三个男孩站成一排,个个肃穆,最小的Eduardo甚至不敢抬头,至今都记得二哥鞋带上那道浅灰色的划痕。


男孩子不要怕吃亏,不要怕吃苦,要宽厚要坚强要懂得原谅。家族聚会时二哥受了欺负,大哥冲上去跟又高又壮的堂兄打了一架,回到家,三人就被叫进书房。“对亲人不能下狠手。”父亲大手一挥,三兄弟知道是得了赦免,临关门时又听到一句,“知道保护弟弟是好事。”这就是对大哥的表扬了。父亲夸人就是这样了,听上去总是对事不对人,今天这样明确的“Sean说得对”,前所未有。


“Dudu就是这样,对别人容易心软,对自己又严格得很。”美貌的夫人从盘子里拿起一颗新摘的红果仔,劳心费力地从家乡园子里移来几株植物,最后就只活了这一丛灌木,没想到居然是这看似娇气、不耐寒也不耐旱的红果先适应了新的环境,“他是真的喜欢小娃。”“我知道。”Sean挺直脊背坐在沙发上,笑容里都是纯良乖巧。他不怕Saverin老先生的横眉冷对,但面对这位笑眼盈盈的夫人却是处处精心,“对自己的孩子,要求才会高。”


“他父亲一直这样要求他和哥哥们。”夫人用一旁的帕子擦擦手,“Dudu最小,却把他那些话学得最好。”坚强、宽厚,对“好兄弟”不设防。“他这样很好。”Sean感谢老先生教会Eduardo释然和原谅,否则自己真的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他自己就因为这个受了委屈,不能再这样教孩子。”这话也就只有母亲才能说。好看的暖棕色眸子里带了点怒意,所谓天价官司,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不过是最疼爱的小儿子被人欺负了。


“有我在呢。”Sean敛去笑意,郑重地看着对面的夫人,不管是Eduardo还是小娃,有他在都不会受委屈。“嗯。”夫人笑起来眼角有纹路漾开,显得愈发温柔,“这次那个倔强的老家伙可算认可你了。”也算是因祸得福,Sean那个对人家家长不依不饶的样子真是得了Saverin先生的心,就该这样。



“Daddy!”小娃从二楼走廊的窗户看到庭院里的Sean,开心地挥手。Sean听到叫声回过头,冲着二楼挥手,脸上挂着夸张的笑容,在看到小娃身后的Eduardo时,甚至还飞了个吻。Saverin先生透过玻璃看着阳光下的那个身影,难得地轻笑一声,这个“不庄重”的家伙,或许真的很适合小儿子。



“要坚强,要勇敢,要心胸开阔。”讲完睡前故事,Eduardo边总结边亲亲小娃的额头。来接人的Sean替小娃调好卧室的夜灯,也走过来给孩子一个晚安吻。“更重要的是,要先保护好自己。”Sean冲小娃眨眨眼,关上了卧室门。他转过身揽住Eduardo的腰,在爱人脸颊上也落下一个轻吻,就像是对待小孩子那种,“不只是女孩子要娇养,男孩子也要学会先保护好自己。”Eduardo第一次听人这样说,愣了愣,眼里的暖棕色更深了一些,润润的。“走了,可爱的男孩。”Sean摇着他的手,拉他回隔壁。


从楼下小酌归来的Saverin夫妇刚走到楼梯口,在拐角处的阴影里静静看着这一幕。等那间卧房的门也关上了,散着长发的夫人轻轻拍拍丈夫的手,“可算是放心了?”老夫老妻也摇着手往卧室走去。


tbc

Just a Ordinary Believer

D:He has tremendous faith in you!
M: So do you trust me now?
E: No.


算是新闻……标题观后感~

[TSN/ME段子]你能把性和爱分开么?



宿舍聚众聊天第二集,平行聊天系列,每次结局不一样哈~

第一集是冬天聊的,择偶观


冰天雪地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一转眼,天气就热得冒了烟。宿舍的大家又一次难得聚齐,感叹空调是世上最伟大的发明。或许还有冰箱......还有买来啤酒放进冰箱里的Eduardo。

Mark暗搓搓去冰箱摸出两瓶冰啤酒,最后两瓶,在其他人发现之前。帅气地把瓶盖相互一挤,冰爽的白色泡沫就溢了出来,他把一瓶给了Eduardo,又用瓶盖去丢Dustin。等达达再去看的时候,发现没有冰的了!Eduardo新带来的啤酒刚刚放进去,倒也不是不凉,就是温吞的凉意让人不爽。

Eduardo笑着递过自己的酒瓶,达达接过来就是一大口,喝完还夸张地冲着天花板发出“哈!”的一声,就像是浮夸的可乐广告。可爱的样子惹得花朵和Chris笑出声音,也惹得Mark莫名不开心。

神出鬼没的Billy趴在自己床头,提出了今天的话题:你能把性和爱分开么?终于有人发现这是大学宿舍了!

花朵达达同时抢答:不能!

花朵觉得一切身体接触都需要感情基础,就算搭肩膀也得是特别好的朋友才可以。达达附议,认为简单的交媾是动物行为。

Billy倒是干脆:能!

他的回答惹来Dustin不赞同的瞪视。Billy认为人是感官动物,单纯的身体快乐谁也不能回避和否认。说完他挑眉看向Chris,像是在寻求支持。

Chris也确实没让他失望,稍加沉吟:那得看对象有多优秀。

这答案换得花朵的嘘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Chris。Chris也不恼,突然真诚地望着Eduardo的脸,“如果是Eduardo,我没问题。”说完不忘用眼尾瞟了下Mark。

Eduardo被他半真半假的话说个大红脸,半低着头也抬眼去看Mark,正看到Mark凶狠而冰冷的侧脸,他从没见过的模样。Chris并不怕Mark,甚至还冲他扬扬手里的杯子,有些人是需要捧在掌心珍惜的,他予取予求不代表就不会错过。

Mark沉着脸,破天荒地答了不知道。

他曾经把Erica推在墙角又逃离人家的宿舍,他也曾因为留宿在艾略特楼单纯的开心。或许Eduardo说得对,朋友间的身体接触都需要感情基础。又或者Billy说得没错,当睡姿不好的好友把长腿叠在你的腿间,你也会把手探进自己的底裤。



几年后,Eduardo在新加坡举行婚礼,Chris独自出席。他在被落日余晖染红的沙滩上问:“你现在能分开了么?”Eduardo愣了一下,旋即明白Chris在问什么。他看向正在沙滩上用脚画心的爱人,笑得腼腆一如少年:“不能。”

Chris真诚地看着他的眼睛祝他幸福。

此时的达达正在Mark家逗狗,一人一抹布在地毯上滚作一团,而Mark在料理台前像是做实验一般冲着奶粉,未婚有子的年轻富豪刚刚打发了大长腿的巴西名模。他一边给孩子喂奶一边像是不经意的说起:“那个问题我有答案了。”“什么问题?”达达正按着Beast的头,拒绝被舔脸。

“我能分开。”

Fin

[TSN/段子]择偶观



“Mark,那你呢?”Dustin不怕死地从Mark手里抽出一根红蜡糖,飞快闪回沙发上,躲在Edu身边总是安全的。


天气够冷,冷到能穿着短裤在雪地里奔跑的Mark都不愿出屋去;房间够暖,暖到好学生Eduardo从善如流地放弃了傍晚的讲座。男孩子们围着壁炉喝冰啤酒,红着脸颊讨论傻问题。

这一轮是Dustin发起的话题:择偶观。土气得让Billy嘬牙花子,对,你没看错,就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Billy,天冷到屋里居然凑齐了五个人的地步。

“女朋友当然是要漂亮的,亚裔,你们都知道我的偏好。”Eduardo抱着酒瓶傻笑,领带搭在沙发扶手,衬衫敞开三粒纽扣,锁骨上落下衣领的暗影,更显得精致纤细,“结婚嘛.......要选个自己喜欢,爸妈也满意的。”

毫不意外,嘘声一片。爸妈满意?什么年代了啊年轻人。

达达要心灵契合的,Chris要目标一致的,Billy说不知道。

“Mark?”Dustin见Mark不回答,跳过去在他眼前摇摇手掌。

“我?当然是聪明又漂亮的。”Mark挑眉,“得配得上我。”

“还不是得漂亮。”达达不屑地皱皱鼻子,“要多漂亮才成?”

“看的顺眼的,Chris那样就行。”Mark的话,换来Chris耸肩,半年以来,文科生算是第一次得到魔王室友的正面褒奖。

“如果不顺眼呢?”Eduardo的眼神湿漉漉的,让Mark心里发痒。

Mark低下头,半垂着眼帘,让人看不清他话里的真假,“看不顺眼的,得Wardo这样的我才结婚。”

“嘿!”Eduardo的脸腾地一下烧了起来,用靠垫砸他。

室内一片欢腾的笑闹,这个话题就这么翻过篇去。


很久以后Eduardo问过Mark,他那个择偶标准有没有例外?Mark当时难得地笑开了花,像偷腥成功的猫。“是你的话,什么样都可以。“他亲亲Eduardo的手,“但你确实都符合啊。”




“所以最后还是没有改变标准。”伴郎达达整了整领带,准备跟着Mark上场。

“聪明、漂亮、配得上。”Chris给Eduardo的西装左领固定好一支迷你马蹄莲,“他就没觉得配不上你么?”



缺了主角的After Party上,达达开始各种讲故事。

“你们当时就没发现他说这俩人都是男的?!”Sean看着达达像看个傻子,“还有,内谁他爸妈真的满意么?!”

Fin

强行摸段子复健~梗是三毛的“以后还可以少吃点”,今天又有人提起:看的顺眼的,千万富翁也嫁;看不顺眼的,亿万富翁也嫁。

[TSN/段子]中年危机



一切,都要从Sean Parker眼角下方那条浅浅的细纹说起。

宿醉,头疼,挣扎起床,凉水拍脸……派对后的起床模式万年不变。“啊!!!”不同往日的一声惊叫划破天际,溜进后院偷吃昨晚烧烤的街猫被吓得炸毛。


“所以没有表情才是王道么?”Sean摸着下巴,模仿Mark的冷脸。

“不适合你。”Dustin苦着脸看他抽风,通宵加班之后正想蹭Mark的休息室睡一觉,却被Sean的电话吵得不得安宁。

“Dustin,笑一个。”Sean把脸凑得很近,Mark进门就看到一个并不美好的壁咚。

“我对你们在干什么没有兴趣,也不会干涉。但请从我的休息室里滚出去。”看来Mark内心震撼不轻,居然对这俩货慎重地用了“请”。

“Marky,Marky,只有你是受时间眷顾的么?!”Sean凑过去看Mark的眼睛……周围,除了黑眼圈,没有任何时光的痕迹。

“不只是时间,除了爱神,谁都眷顾他。”语气里的嘲讽遮都遮不住,显然是N度蜜月途中被CEO不当言论炸回来的Chris大人。

“达达我俩眼角都有细纹了。”Sean如丧考妣。

“你好意思和一个84年的人‘我们’么?”Chris明显心情不佳,直戳彼得潘死穴。

“细纹?”达达露出个夸张的笑容,把眼尾挤出一堆褶子,“我都33岁了啊,为什么没有。”说完不怀好意地看看Sean,伸出一只手比了个“5”,Sean Parker最恨别人提他年龄,更何况年龄差这种东西了。

两个褶子少年开始无聊的追杀游戏。


“所以你因为早上照了个镜子,就把我办公室搞得鸡犬不宁?”Mark继续冷脸冻龄大法。

Sean气喘吁吁地瘫在沙发上,靠着同样不济的达达。这两个人看上去,还真像是Mark刚进屋时状况的后续。

“中年危机啊!”达达倒着气儿总结,偏头看看近在咫尺的额角,M形发际线从不骗人。

“无聊。”Mark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起身离开了。

“给你发过去了。”Chris对着三人奚落一番,过足嘴瘾,心情终于微微放晴。

“什么?”Sean一愣。

“我美容师的联系方式。”Chris也转身出门去,落日的绯红色打在他侧脸上,紧致的眼角和丰盈的额发,让Sean对人生重新燃起希望。



“中年危机?”Mark从楼顶跑步回来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灰色的T恤也已经被汗水完全染上了水迹。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烂熟于心却从未打过的号码。他想知道,那个比自己大两岁的人,也遇到危机了么?

“你好?”电话里的声音非常轻,带着他熟悉的软糯温和,还有一丝换作旁人听不出来的小心翼翼。

“……”Mark深吸口气,正要开口。对方却又说了话:“不好意思,我正抱着孩子不太方便,您能不能过会儿再打过来?”语气温柔,却不容置疑。

Mark当然知道那边正是午休时间,但那个人,是从不午睡的啊。他挂掉电话,想想自己屈尊降贵去Twitter上看的照片。或许有些人的三十几岁,只有幸福,不见危机。


Fin
写这段的起因,太简单了……猜猜谁今天在镜子里看到了眼角的纹?

[TSN/SE]当爹不易20


23.洗澡

“小娃!洗澡啦!”Sean第三次冲着乐高玩具前的小娃大叫。“Daddy,我们Anna老师说了,要做到‘三轻’。”小娃一脸严肃地拼着他的蝙蝠侠,“说话轻是第一条,你就没做到。”Sean为之气结,正准备上手拎,却被Eduardo拦住了。

“小娃,最后五分钟。”Eduardo的声音还是软的,但没了往日枫糖般的黏。“Pai~”小娃终于抬起头,“十分钟!”Eduardo看看他手里的进度:“七分钟,超过了明天不能玩乐高。”“好!”刚才还慢悠悠的小家伙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Sean苦着脸抱住爱人求安慰,老爹的威信啊!Eduardo亲亲他的脸,然后嫌弃地用手揉了揉扎人的胡子。“都是你平时太宠他了。”Eduardo的吻落在Sean鼻尖,“他完全不怕你了。”

乐高完成,六分钟,小娃抬头看看走了一格多一点的时钟,满意地称赞自己一句,然后站起来摇摇小腿晃晃屁股。“走吧Daddy!”说完就往楼梯跑,“你太慢了Daddy!”“臭小子你等着!”Sean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两个人的笑闹声一路都没有停。


“先刷牙,Daddy刷完小娃刷。”小娃爬上脚凳,拿小杯子接水漱口,配合地张大嘴巴仰起头。等Sean用电动牙刷给他刷满了两分钟,又自己像模像样地刷了几下。“脱衣放好换拖鞋,带上我的小鸭子。”小娃一边费劲吧啦地扯着袜子,一边嘟囔着自己编的口诀。洗澡的时候还得给Daddy讲一天最开心的事和最需要改的小错误,浴室时间也是忙。

Sean脱掉居家裤,穿着半袖T恤和平角裤在淋浴房里放水。小娃刚来家里的时候,还是坐在浴缸里洗澡,当时大人站在旁边不觉得怎样。直到三岁那个夏天,去迈阿密总在海边,小娃开始冲淋浴了。关于家长穿不穿衣服,两个爸爸讨论了很久。Sean觉得小娃是男孩子无所谓,Eduardo却小心翼翼。

那天睡前,Eduardo趴在Sean胸口,说起自己在巴西时候去教堂的一点朦胧记忆,他说那时候自己太小了,甚至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自己的莫名梦境。Sean抱着他哄了很久,面上温柔体贴,实则杀人的心都有了。对孩子动手动脚的人,禽兽不如。


“衣服以下的地方,别人不能碰,没有特殊原因,老爹也不成!”小娃把Pai教的话记得很牢,他肩胛骨上有一块明显的胎记,Sean没事就爱亲一亲,他觉得老爹烦死了,这下终于有了正当理由拒绝粘人的Daddy。

“除了人很多的公共浴室,大人不该在小孩子面前脱光衣服。”小娃第一次在自己家里洗淋浴的时候,Eduardo甚至穿了全套居家服,结果当然是湿了大半。“去公共浴室也必须跟紧自家大人!”小娃补充,他上次跟大堂哥去公共海滩玩,差点因为自己乱跑跟保镖走散。

后来Sean全面接管了给小娃洗澡的工作,在家不爱穿内裤的花花公子,习惯了不性感的平角裤。


“养大一个孩子,还真是挺不容易的啊。”Sean把手机递到Eduardo手里,他们从不当着小娃的面探讨关于儿童的负面新闻。两个大人神色凝重,小娃感觉得到,歪着头看向Sean,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没什么,晚上给你加个睡前故事。”Sean觉得自己快成童话大师了,每次都要把这种新闻改编成小熊小猫小兔子,还要加上个打败大老虎大灰狼的明亮结局。

“希望他平安长大。”Sean把爱人搂在怀里,亲亲Eduardo的发顶。“希望我们能保护好他。”Eduardo转过身回抱住Sean,“也希望世界会变好吧。”他的声音有点低落,他不喜欢看到和想到世界的阴暗面,即使他知道那些真实的存在。“会的。”Sean亲亲他的脸颊,Sean Parker从来不畏惧改变世界,他想要做点什么。



tbc
今天本来答应@耶加雪菲 写感恩节的温馨养孩子篇,但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还是写这个吧。一个心情很沉重的感恩节,吃炸鸡也不能让人开心起来了。

[TSN/SE]当爹不易19

突然在手机里发现了万圣节第二天的开头……觉得真的自己可能已经懒死了……

22.万圣节

“Daddy!快一点啊!”小娃急匆匆地从自己卧室往外走,大声叫着拖后腿的那个爹。

“好啦,这就来了。”Sean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蠢样子,深吸一口气,做了最后一次心理建设。巴斯光年的头套实在太丑了,也太热了。

“Pai~”小娃甜笑着停在门口,看自己的另一个父亲倚在门边穿靴子,然后就听到口哨声在自己身后响起。靴子有点紧,Eduardo用左腿单脚站着,两手用力地拉着右脚靴子的边缘,高高抬起的右腿紧绷着,像是个狼狈的舞者。

“电影里的Woody可没有这么长的腿。”带着紫色头套的某人敞开氧气面罩,说实话,这造型显得头更大了。可谁叫小娃喜欢呢?“Daddy,咱们两个都扮巴斯,行嘛?”挑高的尾音和湿漉漉的眼神,这孩子跟在Eduardo身边,学来的可不光是礼仪。

“Daddy你当着我的面吹口哨了!”小娃插刀,“惩罚一次睡书房。”小家伙笑得更甜了,这意味着自己得到一次睡主卧的机会。


那边父子俩闹得正欢,这边Eduardo不安地扯了扯奶牛印花小马甲的下摆,这太短也太幼稚了。想想自己背上还吊着个发条玩具的拉环,简直耻度爆表!“嘿,Buzz,准备好了么?”他故作潇洒地挥挥手里的牛仔帽,惹来小娃的阵阵尖叫。

“出发吧。”Sean给小娃胳膊上挂好南瓜口袋,并在家门口的大南瓜缸里装了足够的糖,今年他家依然不开放后院,这种事就留给大佬们吧。把摄像头对准大南瓜,明天就有新鲜出炉的静默鬼片看咯。


和幼儿园的小伙伴们一起参加不给糖就捣蛋活动,目标:科技大佬们的后院!一年一度的开放日,甚至会有人特意带孩子来加州过万圣节,顺便参观。

“Beast!”小娃一阵风似的卷进了熟悉的后院。Mark肯定是不希望别人进自家后院的啊,他是会拿着猎枪哆哆嗦嗦跳着脚赶人那种,这话Sean说的。但Facebook需要良好的形象,尤其是当乔布斯树立起一个硅谷大佬万圣节样板之后,至少不能输给Google你说对吧。去年给小朋友发糖的亚历山大大帝带来了很好的舆论,然后今年......Mark跑去中国出差了,居然带的全是西装,走得很坚决。

“Pai,我在Mark家拿到的樱桃味暴风果,能不能明天拿到幼儿园和朋友分享?”小娃趴在Sean肩上,已经困得口齿不清了。“不爱吃?”Eduardo替他擦擦额头的汗,不愿意摘头套的小巴斯,明显不如他那头发被压瘪了的老爹凉快。“嗯。”小娃不好意思地笑笑。“当然可以和朋友分享。”Eduardo凑过去亲亲小娃的额头,“也可以分享给更多的人啊。Mark在万圣节后会把后院剩余的糖果捐去非洲,咱们家的也送过去。”这当然是Chris的提议,Mark最近突然跟政界走得很近。

“好了,上车睡吧。”Sean把小娃放进安全座椅,系好安全带。正要转身去开车,却被抓住了腰带。“Daddy~”小娃打个哈欠,伸出小小的拳头,“To infinity… ”“And beyond! ”Sean笑着对上了自己的拳头。说完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在Eduardo背后的拉环上轻轻一拽,“该你了,说点什么。” Eduardo看着Sean得意的坏笑,居然觉得是孩子气而迷人的,真是没救了。“ You are my favorite deputy。”他笑着凑过去,亲亲Sean的唇角,“回去我来开车吧。”


tbc

梗好像还挺多,改了贾老板一家的万圣节造型,《玩具总动员》的经典台词,硅谷大佬的开放后院传统,节后捐糖,以及……你们都知道马总没在家过万圣节是去干嘛了吧?

[TSN/ 段子]汉堡俱乐部



汉堡夹克大家都认得吧,我让所有熟识的代购妹纸问了一圈,最后伦敦Levis的店员认定那个汉堡是他DIY上去的,真的好可爱~



“牛仔主题派对?你认真的么?”Dustin哀嚎,“你让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人没衣服穿!”

“别闹了小富翁,快去置装吧。”衬衫外面罩着牛仔帽衫的Sean一脸得意,不愧是硅谷土帅icon。


“喔喔喔,看看这是谁?”Sean浮夸地迎上去,一把揽住Eduardo的肩,随即被Mark撞开。

黑色的修身牛仔夹克,下摆正好卡在腰线,把腿部线条拉得更长了。最妙的是胸口一枚小小的汉堡布贴,俏皮可爱,一扫全身黑色的沉重之气。

他穿什么都好看,又一次败下阵来的Sean大大表示服气。“Mark你是认真的么?!”Sean挑高了眉毛,一脸的憋屈表情,不穿拖鞋会死么?

“这是Wardo家乡的牌子,牛仔限量版。”Nike运动袜配Havaianas夹脚拖的硅谷geek时尚icon无所畏惧,背书背得头头是道。

“嘿!大家!”抱着牛仔鲑鱼布偶的小可爱冲进门来,达达头上戴了顶牛仔帽,难得的认真点题。

“好可~~~爱!”Dustin一眼相中了Eduardo的汉堡夹克,“在胸口啊,Edu你是加入了什么组织么?汉堡俱乐部?”

“不是……就是个汉堡。”Eduardo被达达的想象力弄的哭笑不得,只是眉眼弯弯地看着他耍宝。

又是这种宠溺的表情!对家里的Beast这样就算了,对Dustin这家伙也这样。Mark的小情绪又上来了。

“是一个俱乐部,不过不是汉堡俱乐部。”Mark抿抿嘴,蓄力然后语速全开,“是一个'berg'俱乐部。你知道的,Zuckerberg、Eisenberg、hamburger……”

“Mark,那不一样!”达达第一次觉得自己脑洞不够大。

“没什么不一样的。”Mark给他一个四十五度仰头的凌厉表情,达达秒怂闭嘴求安慰,“就是证明Wardo是我家的人而已,以后看见这个汉堡就老实点,把你的爪子从Wardo手上拿开。”

“哦……”达达委屈巴巴地松开Eduardo的手,转身看到穿蓝色牛仔衫的金发青年进门。“Chris!Mark又欺负我!”小可爱可算是看见亲人了。


欢乐的派对,欢聚的朋友。嬉笑过后,偌大的房子就只剩Sean一个人。

第二天,Sean忍着宿醉的不适扶额爬起来觅食,突然就觉得,汉堡这种食物,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不吃了!

Fin

我这也算是有生贺了吧?是你的家的!穿了小汉堡,人就是你马总家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