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TSN/ME]时光太好、不回头8(完结)


时光太好1 时光太好2 时光太好3 时光太好4 时光太好5 时光太好6 时光太好7

“Wardo,你要去旅行?”Mark最近热衷于把自己调到可怜兮兮的频道,眼神和表情都写着“为什么不带上我”。
“你怎么知道?……你懂不懂什么叫隐私?!”Eduardo想用四方帽砸他了,感觉最近自己的暴力倾向越来越严重。
“你要走了么?”Mark抬头看着眼前的瘦高青年,他脖子上戴了个突兀的兰花花环,看上去像是海岛酒店的迎宾礼,半敞着的学士袍在他身上不但不显邋遢,还自带一种风流之意,他已经解下了领带,和四方帽一起握在手里。
“我收拾一下,明天就回迈阿密。”Eduardo看对面小卷毛紧张兮兮的样子,莫名觉得很是受用。
“我帮你。”透过枫树的叶子洒下斑驳的日光,在Mark脸上落下深浅不一的阴影,让人很容易错过他心急导致的脸红,可Eduardo就是知道,他是真的很想跟着自己。
“嗯。”他应了一声,径直往宿舍走去。

还是那个空落落的单间,比之Chris来的那次,并没有多添什么东西,门边是两箱打好包的书,床上的被褥也已经卷在了一起。“你坐。”Eduardo随手把帽子领带扔在床上,摘下脖子上的花环,“巴西学生联合会的学弟送的,盛情难却。”他左右看了看,然后把花环戴到了小卷毛的头上。Mark就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看着他笑得春风得意。
“用我自己的话说,就是,别走。”Mark坐在椅子上,眨了眨眼睛,花环被Eduardo虚挂在他的头上,稍微一动就会掉下来,他就那样僵着脖子,生怕搞砸了他们闹翻后的第一次馈赠。那些三明治和扭扭糖,那些叮咛的话语和倾慕的眼光,那个写在玻璃上的公式和印在心上的梦想......曾经自己可以轻易从Eduardo那里得到一切,而现在他只能靠着这一串蠢蠢的兰花来重燃希望。“我道歉,因为我伤害你感情的做法。”
“我接受,原不原谅再说。”Eduardo说着话解开了白衬衫的扣子,“就算只是六月,那学士袍也太厚了。”他扔下衣服走进浴室,徒留一个快要流鼻血的宅男呆坐在椅子上。Mark盯着关上的浴室门思考,如果推门进去被打的几率是多少。
“你的愿望实现了么?”Mark在门外大声问。“什么愿望?”Eduardo的软糯声音拔高了一点,配着水声,实在是天大的诱惑。“就是,图书馆那个。”Mark有点儿怂,声音不似刚才那般急切。“没,没时间。”Eduardo笑了起来,他想起自己说过的蠢话了。不是没对象,只是没时间,Mark有点儿问不下去了。
“不过现在有时间了。”门突然被打开,大学的最后一天,别留遗憾,画个完美句点吧,Eduardo想。

后来Eduardo去了泰国,拿着大笔赔偿的新鲜毕业生,和同学勾肩搭背踏上曼谷街头,穿着简单的T恤仔裤体验当地风情。他兴致勃勃到达普吉岛的时候,和同学一起去探店著名的悬崖餐厅,得知最好的观日落位置已经被人预定了。正遗憾间,一转眼同学就被个浪荡卷毛搂走去“见世面”了。私密阳台的纱幔后转出个小卷毛,穿着热带风情的花衬衫、戴着草帽,僵硬的扭动着身体,比自己当年还要丢脸一百倍。Eduardo整顿晚饭都笑得合不拢嘴,一路笑回了酒店。他当然是住在悦榕庄,小卷毛一定感觉不出酒店的好坏,倒在大床的时候他想。这床不错啊,Mark心道。

“如果能回到过去,你会在上学时候就向我表白么?”Eduardo坐在自家沙发一端,闲闲的剥着葡萄。
“不会。”窝在沙发另一头的小卷毛抱着笔电,开始暗搓搓地往人家那边伸脚,“你那时候太固执。”
“固执?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固执?”Eduardo气得直笑,往他嘴里塞了颗葡萄,然后理所当然地张开手掌接葡萄籽。
“你又不是别人……”小卷毛哼哼唧唧,终于把脚丫塞到了Eduardo怀里。
“可那时候的时光多好啊。”Eduardo把他冰凉的脚往怀里收了收。
“以后会更好。”小卷毛扔下笔电坐直身子,从茶几上抽出纸巾,专心致志地给爱人擦起手来。

Fin
好像花朵的毕业照是有一张带花环的吧?好神奇的搭配,一定要把它写下来。
从第一章就想好了这个结尾,是它坚定了我不窗的决心哈~仓促写完,水平有限,谢谢捧场,给大家比个心~

评论(2)

热度(73)

  1. ryeongaj232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