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2327

一个特别能吃的不幽默段子手

一个意义不明的小片段

“Boss我以为你是个绅士。”口齿不清的小助理在电话里呜咽着笑出声来。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Eduardo的声音带着困惑,听起来近乎于撒娇。

“再好的朋友也不能在下午五点临时约晚饭,不可以。”小助理觉得自己老板这么帅还单着果然是情商问题。

“就是在你家附近吃一碗Laksa而已。”Eduardo觉得匪夷所思。


“我没洗头。”小助理把面膜扯下来,恢复了正常发音,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正当的理由了。

“啊?”Eduardo依然没明白。

“我现在的状态别说出门,能给他开门的人都少。”小助理继续焦作人,“除了我爸妈,可能只有……大学室友。只有见过我最难看样子的人才可以。”

“最难看的样子?你对大学有什么误会?”Eduardo不认可这个逻辑。


“Boss你上学时候穿什么?”小助理想起自己土气的韶华就想捂脸。

“Prada成衣?”Eduardo突然觉得小姑娘说的有道理,那时候自己甚至不穿定制。

“Boss你那时候什么发型?”小助理觉得有钱绝对是原罪。

“大概,跟现在差不多。”Eduardo抓抓头发,还能有多大不同?


这天没法聊了!小助理内心很崩溃。

“那Boss你总被室友见过刚睡醒时候的样子吧?”小助理循循善诱。

“我住单间。”Eduardo对答如流。

“我只是想说,我们普通人上大学的时候实在是蠢得不要不要的,那时候能住在一屋子里还相看不生厌的,都是真爱。”小助理觉得老板一定是上了个假大学,单间?呵呵,“Boss再见,祝用餐愉快。”


不洗头就能见面的交情啊,Eduardo也有过。他没有室友,不代表他不会外宿。

他在那人的床上留宿过很多次,有时候他挤在一起,有时候他在电脑前通宵,总归是见过自己醒来时的狼狈模样。

那人有嫌弃过么?Eduardo记起有一次醒来,那人正坐在床边认真地看着自己,他说Wardo你睫毛很好看。这就是小助理说的“真爱”了吧?


Eduardo笑着摇摇头,看看手表上记录的公里数和心率,跑的不错,可以奖励自己一碗热腾腾的Laksa吃。

鲜甜的椰浆,混着浓烈的咖喱汁,Eduardo面前摆着一只白瓷碗,正宗的加东Laksa。白滑的米粉浸在红黄相间的汤里,煞是好看。他拿起汤匙,小心地避开汤上的辣油,撇起一勺喝进嘴里,浓烈的辣劲直冲到头顶,辣味、咸味和甜味一起撞击着味蕾。只一口,Eduardo就红了眼眶。

End

写不出蛋糕,想吃碗Laksa……片段来自某天六点多跟@杏卷名西 杏老师临时约饭被拒,而我女朋友说走就走。嗯,本来想写个花朵的相亲故事,结果变这样了,tag什么的就算了吧。明天我一定要搞一个婚礼蛋糕出来!

评论(20)

热度(34)